走在藝術與商業的平衡木 周美玲導演的光影旅程

獨家報導【文/張英傑|攝影/涂開司、湠台灣電影公司提供】

「《流麻溝15號》你看過了嗎?」,這是近來台灣影迷茶餘飯後的話題,描寫白色恐怖的台灣電影很多,但是專門描述女性政治思想犯,這可是第一部。

讓很多人意外,這部電影的女導演周美玲,以擅長描繪同志情慾聞名,這次挑戰沉重悲情的歷史題材,不少觀眾都好奇,她的創作哲學是什麼?

穿著素淨襯衫跟牛仔褲,留著俐落短髮,笑容滿面的導演周美玲走進《獨家報導》攝影棚棚拍,拍攝過程中,周美玲不須太多提點,就拍出攝影師期許的姿勢,讓攝影師讚美,「導演好會擺姿勢」。

道地哲學人 創作重思想

接受專訪時,周美玲則以充滿熱切的口吻,親切的跟記者暢談自己歷來電影的創作概念,與其說是導演,周美玲更像是個愛好哲學思考的文青。

「對!我就是個道地的哲學人」,跟許多影視科班出身的導演不同,畢業自政治大學哲學系的周美玲,出社會後第一份工作,就是去民主電視台當文字記者,主跑立法院新聞。

每天例行採訪工作,周美玲耳濡目染,很快學會「鏡頭語言」,但是電視台的新聞影像「只求傳真,不求高深」,在周美玲眼裡是「缺乏美感」,她感到內心深處有一股「我有話要說」的慾望。
上班一年後,周美玲用積蓄買了一台DV攝影機,開始拍攝她有興趣的故事,進而參加影像創作比賽,有創作天分的她,每次比賽幾乎都得獎,周美玲把比賽獎金,都用在創作所需,跟日常生活開銷,「從此以後我就沒有上過班了」。

導演周美玲為了讓電影「流麻溝十五號」時代氛圍感增加,特別要求演員用鄉音演出。

前置超縝密 劇組不敢小覷

在影視圈,導演職務普遍由男性掌握,外型嬌小,講話溫柔的周美玲,又是如何帶領自己的團隊呢?她透露她的秘訣,就是事前的縝密規劃。她一到現場,會立即跟工作人員,說清楚自己每個鏡頭怎麼拍,光要怎麼打,場景配置如何處理,讓大家明白「這個女導演不是菜鳥喔」!「我沒有電影夢!」,周美玲直言,自己沒有所謂的「電影夢」,跟一般電影導演不同的是並非為拍片而拍片,她的每部電影,就是有話要說,有意念要表達。

《獨家報導》記者提及,看過號稱周美玲「最兇悍電影」《愛・殺》,她一臉驚訝,反問記者,「那部電影很難吧?」,不斷追問記者觀後感。原來《流麻溝15號》票房相對成功,打開了周美玲的普羅大眾知名度,但是問到自己最滿意的電影作品,還是個人風格強烈的《愛・殺》,即便這部電影的票房不佳,「我並沒有因此受挫,就是哈哈一笑置之」。

《愛・殺》、《流麻溝15號》這兩部風格天南地北的作品,周美玲處理策略也截然不同。《愛・殺》的故事講的是女同志跟跨性別的小眾議題,周美玲就把故事處理得比較尖銳,想製造出不安感,讓觀眾被刺到,進而思考到以前沒想到的問題。

相對的《流麻溝15號》本身講的是,白色恐怖對無辜者的壓迫,周美玲覺得故事已經很尖銳,決定反向操作,不在電影裡面剪入太多血腥畫面,而是更著重劇中三個女性角色的細膩互動,「邀請你來觀賞好看的故事」。

《流麻溝十五號》徐麗雯把所飾演的嚴水霞看作一個同時有堅定信仰又有堅定信念的人,她也是獄中少數具有抗辯思想的囚犯。

我是讀書控 創作靈感由此

「我就是一個讀書控!」許多電影導演,也通常是某種風格電影的影迷,但是周美玲不同,周美玲坦言,她學會說故事,都是從文學而來,因為文學可以打開心靈敏感度,對人性探索,都會比較深刻跟精準。
身為女同志,卻認為自身經歷不精采,但是周美玲認識的人三教九流,外加大量閱讀,創作養份由此而來,不缺靈感。對她而言,最大的苦惱反而是想法太多,還有很多故事沒講出來。

創作故事前,周美玲有自己的「儀式」。她非常重視田野調查,如果發現有興趣的題材,周美玲會去拍個紀錄片,讓自己深入了解故事的來龍去脈,正式開拍電影時就更容易入戲。

電影國際化 兩個面向要做

對於近來新崛起的串流產業,周美玲則是認為,這是迴避不了的問題。台灣電影要國際化,她認為有兩個面向要做,一個是藝術面向,另外是商業面向,這兩個都還沒有做到。

她舉以前台灣電影新浪潮為例,雖然那段時期的電影獎項上有所斬獲,但是商業票房,反而是台灣電影相對低迷的階段。她認為,台灣電影市場是自由市場,充滿自由競爭氛圍,每部國片都要跟好萊塢大片競爭,身為創作者要加倍努力。

對說故事常保創意的周美玲,下部新作是科幻影集《Q18》,再度讓大家看到周美玲的想法無限。即便她說,常在商業跟藝術之間難以取捨,但是周美玲猶如本事高強的特技演員,走過一段長長的平衡木,乍看令人捏把冷汗,卻都能安全過關。

這,就是周美玲Style。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