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盛情歡迎烏克蘭人 拒其他人種原因何在?

文:彭濤 博士|圖:編輯部

至 2022 年 3 月上旬,由於俄羅斯軍隊對烏克蘭發動戰爭,已有超過兩百萬人逃離烏克蘭,是二戰以來前所未有的。這些難民經由波蘭、匈牙利、摩爾多瓦、斯洛伐克和羅馬尼亞進入西歐各國。與2015年難民危機時不一樣,歐洲各國這次對烏克蘭難民的歡迎程度,遠比對來自敘利亞、阿富汗等中東和伊斯蘭國家難民的熱忱要高得多。烏克蘭人普遍受到歐洲各國政府和民間空前熱情的接待。不僅如此,據報導,一些逃離烏克蘭的非白人族裔,如來自非洲和世界其他地區並在烏克蘭學習居留的外國人,在波蘭和烏克蘭邊境受到種族歧視的待遇。他們被邊境警察拒絕離開烏克蘭,並遭到虐待。為什麼歐洲人在對待來自烏克蘭和阿拉伯的難民的態度上採取完全不同的態度?

自 2022 年 2 月 24 日烏克蘭戰爭爆發以來,戰爭難民的總數逐日顯著增加。據國際估計,戰爭可能導致四到七百萬人逃離烏克蘭。目前,波蘭已接收了超過一百萬人的戰爭難民中的一半以上,至少已有近 18 萬人逃往匈牙利。其他難民則逃往摩爾多瓦、斯洛伐克和羅馬尼亞。迄今為止,已有 50,294 名來自烏克蘭的戰爭難民在德國登記,每天約有一萬人乘坐火車和公共汽車抵達柏林。據估計,多達 225,000 名從烏克蘭被驅逐出境的人可以在德國尋求保護。由於沒有邊境管制,進入德國的難民人數可能要比這個數字高得多。這是「二戰以來歐洲增長最快的難民危機」。未來,估計會有一千萬人可能逃離烏克蘭。

來自烏克蘭的戰爭難民在歐盟成員國(如德國)遇到了廣泛的歡迎文化,政府和社會都非常願意接受和幫助烏克蘭難民。一項對近 2,500 名公民的調查顯示,超過 90% 的人讚成在德國接收來自烏克蘭的難民。很多人為接納和幫助難民也提供了很大的支持。超過一半的受訪者可以想像為流離失所者捐款或為幫助他們做志願者。四分之一的人願意在自己家中臨時接收來自烏克蘭的難民。

在歐盟層面,歡迎姿態也得到前所未有的體現。歐盟成員國一致認為並同意,來自烏克蘭的難民應迅速、輕鬆地進入歐盟。應歐盟國家的要求,歐盟委員會提議在流離失所者「大規模湧入」的情況下實施一項指令。這項自 2001 年起生效的難民臨時保護準則,是前南斯拉夫戰爭的一個結果。現在,該保護準則第一次被使用。歐盟內政專員伊爾瓦·約翰松(Ylva Johansson)宣布,成員國內政部長同意給予烏克蘭難民這一臨時保護地位。保護狀態最初的有效期為一年,可延長至三年。她將其稱之為,一個「歷史性的決定」。法國內政部長傑哈德·達馬南(Gerald Darmanin)說,這適用於「所有逃離烏克蘭戰爭的人」。 約翰松稱讚歐盟國家公民為難民提供的幫助,並稱 「這真是一個為身為歐洲人而自豪的時刻」。歐盟表示,為數百萬烏克蘭戰爭難民進入歐盟做好了準備。來自烏克蘭的難民還可以自由選擇他們在哪個歐盟國家尋求避難。

不成比例的憤怒

這種高度的歡迎意願與2015 年夏天低落的接受態度形成鮮明的對比。當時許多人,尤其是來自敘利亞的人,都在德國和其他歐洲國家尋求避難。難民開初也得到了德國等一些國家政府的接納。但也有歐洲國家如波蘭、匈牙利等拒絕接受或不歡迎來自中東的戰爭難民。當時,梅克爾(Angela Merkel)政府對來自敘利亞、伊拉克、阿富汗等難民的慷慨接納,沒有得到整個社會像現在這樣的廣泛支持,相反卻遭到各方面的嚴厲批評和指責。那時,歐洲各國邊境也沒有像今天這樣開放和放棄管制,難民入境受到嚴格的限制,邊境最後還被完全關閉。

這種對非白人族裔難民不歡迎的文化甚或歧視的現象,也出現在如今的烏克蘭、波蘭等邊境地方。有報導指,非白人被顯著阻止離開烏克蘭,要他們為烏克蘭白人騰出空間。在超過一百萬在逃的難民中,也有非烏克蘭公民,例如來自非洲的人。在烏克蘭,有成千上萬的外國人在該國學習和工作。有媒體稱,他們中的許多人被阻止離開烏克蘭。其中,波蘭和烏克蘭的邊防警衛,還有一些烏克蘭移民,被指控拒絕黑人和阿拉伯人離境,要他們為烏克蘭白人騰出空間。許多圖像和視頻顯示,黑人似乎被士兵和白人乘客推下火車和公共汽車。一些受影響的人現在已經向記者描述了他們的經歷。一位難民在與英國廣播公司(bbc.com)交談中指稱,一名烏克蘭官員對尋求保護的尼日利亞人說: 「我們不關心非洲人。」一名同樣來自尼日利亞的二十八歲女孩告訴柏林的記者,她在登上從基輔到利沃夫的火車時被推了出去, 「我看到有不少其他黑人被趕下火車。」

歐洲人目前表現出來的這種在其他衝突(如敘利亞戰爭)中看不到的同情和幫助意願,對受影響的烏克蘭人展示出比對敘利亞難民更多的同理心,其中的原因在哪裡?綜觀各種分析,大致有如下的解讀。首先,與其他地區的戰爭和衝突相比,俄羅斯對烏克蘭的襲擊在政治和媒體話語中造成了完全不同的衝擊波,因為該衝突對歐洲人來說更為重要和更具威脅性。例如,在阿富汗,塔利班沒有用核武器威脅北約國家,而且他們在更遠的地方。人們不擔心阿富汗的衝突會影響到自己。但德國人可以在九到十個小時內從慕尼黑開車到烏克蘭邊境。這使得危險不再那麼抽象和無關緊要。烏克蘭戰爭激活了歐洲人內心深處「大衛與歌利亞」的敘事。在這個故事中,小個子與壓倒性的大個子作鬥爭,歐洲人會直覺地認同大衛的一面。其次,人們是否更容易識別大衛是否長得像他們(同種同文化)?烏克蘭人是歐洲人,因此被白人多數社會視為「我們的人民」。地理上的接近、相似的文化,以及相似的外表,使得歐洲人更傾向於幫助那些和自己一樣的人。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