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賊政客眼裡,沒有「我們的孩子」!?

文:臺師大教授 夏學理|圖:編輯部

2018 年7月,筆者義務協助【TEDxNTNU】總召張家惟,創想、聚焦、定調「慌世代」主題,以於同年10月20日,在臺師大舉辦年會、靜態展、沙龍,以及交流晚會。

當時,也曾跟家惟提醒:由「慌」入「謊」易,務須謹防「慌世代」,不幸淪為「謊世代」……,未料,竟就一語成讖……。

日昨,才付梓中文版的《後臉書時代──完整解讀社群霸主從起步、成長、爭議到轉型,每一步的選擇與思考》(FACEBOOK: The Inside Story),其作者史蒂芬.李維(Steven Levy)在〈自序〉裡寫道:「祖克柏(Mark Elliot Zuckerberg)為什麼要將公司改名為Meta、重新把公司定義為元宇宙公司?這個行為其實源自於《臉書》自身的瀕死經驗」!(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912153)《臉書》的之所以瀕死,何止是因為以「網站思維起家的《臉書》,差一點被行動科技的浪潮淹沒」,更是因為創辦人祖克柏雖然「的確是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人物,全球1/3的人都在使用他的社群網站。但是這幾年,《臉書》被一系列醜聞纏身,祖克柏在美國,不論是右派或是左派,堪稱人見人打的過街老鼠,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涉及網路社群媒體運營和假新聞充斥--從劍橋分析事件影響2016美國總統大選川普(Donald John Trump)上任,到聯合國調查人員報導《臉書》平臺和印度、南蘇丹以及斯里蘭卡的暴力活動有關,以及助長緬甸的種族滅絕等,都令祖克柏的正面形象瞬間瓦解」(https://www.gvm.com.tw/article/70257)。

在〈社群謊站〉一文中,尤虹文如此寫道:「最近,《社群網戰》(The Social Network)的電影名編劇索金(Aaron Benjamin Sorkin)公開寫了一封信諷刺祖克柏:『你以言論自由為據,為《臉書》發布明顯來自政治候選人的虛假廣告作法進行辯護。我欽佩你對言論自由的堅定信仰,它是我們民主的基石。但是,用瘋狂的謊言把清水攪渾,對我們的選舉、我們的生活,以及我們的孩子,有著非常真實和極其危險的影響』!」 (https://www.gvm.com.tw/article/70257

是啊,「我們的孩子」!王力宏、李靚蕾離婚私事,引爆網路霸凌孩子們的一雙父母。美國法庭也因此諭令:基於「孩子利益」,任何一方皆不可再透過媒體貶低對方!(https://www.storm.mg/article/4190979)奈何,「人們愛偷窺的程度超乎想像」,此正如祖克柏在哈佛時,從人類「性喜偷窺」的劣根性看出商機,繼而做出爆紅網站般(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912153),但《臉書》也在攀至巔峰後,因遭遇行動科技浪潮,在由「慌」入「謊」的因果循環下,接連付出慘痛代價。

曾經,「臺灣錢淹腳目」,而今,在政客們「昨非今是」、「昨是今非」的惡意操弄下,「臺灣白賊話」滿溢到讓人民「溺水、瀕死」,此是不是與「少子化」有關?!所以,「謊言製造機」才會毫不在乎「我們的孩子」!?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