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梅斯(Metz)街頭蒐奇

梅斯(Metz)是法國東北部城市,摩塞爾省的一個市鎮(維基百科)
梅斯(Metz)是法國東北部城市,摩塞爾省的一個市鎮(維基百科)

文/楊正寬

梅斯(Metz)是法國東北部摩塞爾省的一個城市,也是該省的省會和人口最多的城市,1982至2015年間曾為德國洛林區首府。梅斯位於摩塞爾省中部,莫澤河畔,是這一地區的政治文化中心,根據維基百科資料顯示,梅斯面積為41.94平方公里,人口約為11萬6千多人。

2015年8月13日我曾頂著酷熱的太陽,造訪了聞名的梅斯歷史古城,親炙這個世界文化遺產風韻,但也許是熱昏了頭,不斷反覆地走走、停停、看看;累了休息,再走走、停停、看看。結果八年過去了,回憶起來猶如明代焦竑在《李氏焚書序》說的「不逾時而徵求鼎沸,斷管殘沈,等于吉光片羽」,因此我就姑且用捕捉吉光片羽的功力,盡量跟大家分享當時在梅斯街頭漫步的心得與心情。

~軍事重鎮的梅斯~

梅斯因爲緊鄰盧森堡與德國的洛林地區,西元511至751年曾經是東法蘭克王國首都,1552年文藝復興時期被法王亨利二世併吞,才從羅馬帝國脫離,成為法國軍事重鎮。莫澤河向北流經梅斯市區,其左岸開鑿有運河並可常年通航,梅斯市區地勢平坦,到處有軍事要塞、碉堡等股防禦建築,整個城市以島群街區為核心向東南放射分布,市區南部為主要居民區,東南部為科教園區,而東部則有大型商業中心分布。

既是軍事重鎮必然會有防禦用的碉堡,保護得很好!(楊正寬)
既是軍事重鎮必然會有防禦用的碉堡,保護得很好!(楊正寬)
固若金湯,牢不可破的軍事基地歷史建築,迄今仍然無法進入參觀。(楊正寬)
固若金湯,牢不可破的軍事基地歷史建築,迄今仍然無法進入參觀。(楊正寬)

~聖艾帝安大教堂是梅斯的地標~

莊嚴宏偉的聖艾帝安大教堂,是梅斯的地標,也是城市居民的精神支柱。教堂側面及後面周圍也都很華麗,不像臺灣廟宇,大都只重視前面及屋頂的雕塑藝術,至於兩旁及後面就不好意思見人了!這個教堂據說是擁有全世界彩色玻璃總面積最大的教堂,而且保存最好。雕塑藝術也是最精緻,都是與彩色玻璃內容一樣,在述說著聖經故事與道理。教堂內的管風琴就在入口頂端,應該就像臺灣廟宇入口的藻井,這裡是音域最廣的地方。我雖非教徒,但每次經過教堂必上教堂進去禱告,也最期待的就是每當聖歌揚起時,最愛享受及沉浸在那管風琴低沈悠揚的音符中。

聖艾帝安大教堂,是梅斯的地標(楊正寬)
聖艾帝安大教堂,是梅斯的地標(楊正寬)
全世界彩色玻璃總面積最大的教堂(楊正寬)
全世界彩色玻璃總面積最大的教堂(楊正寬)
教堂內管風琴就在入口頂端(楊正寬)
教堂內管風琴就在入口頂端(楊正寬)
教堂側面及背面四周圍也都很華麗(楊正寬)
教堂側面及背面四周圍也都很華麗(楊正寬)

~還可以更友善的梅斯旅遊服務中心~

梅斯旅遊服務中心,陳列非常豐富的旅遊地圖與資料,也歡迎自由索閱,可惜都是法文,偶而有一些英文,但是抱歉,中文沒有。旅遊服務中心外的招牌,密密麻麻地用法文寫滿了服務項目,但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在看?還有我走過德,法,義,發現這些歐洲國家的觀光解說或告示牌都不併列英文,這樣好不好呢?我是覺得很不友善,比較起來我們臺灣就很友善,除了中文,最起碼也都併列有英、日文。

梅斯旅遊服務中心(楊正寬)
梅斯旅遊服務中心(楊正寬)
走過德,法,義,發現觀光解說都不併列英文 (楊正寬)
走過德,法,義,發現觀光解說都不併列英文 (楊正寬)
旅遊服務中心外的招牌,密密麻麻寫滿了服務項目,但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看?(楊正寬)
旅遊服務中心外的招牌,密密麻麻寫滿了服務項目,但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看?(楊正寬)

~地球不是圓的,是方的~

漫步在梅斯古老的街道上,突然在一個廣場的角落公園,我第一次發現地球不是圓的,竟然是方的。更鼓舞我的是當我更靠近它,繞著方形地球跑,仔細端詳這個似曾相識又不相識的地球時,竟然發現這位創作者很可愛,讓我有他鄉遇故知的感覺,這個時候又很想賣個關子,請問我發現了什麼?其實答案就在如後附的相片中,原來他也注意到這個地球上還有一個我們美麗之島的「臺灣」,非常難得。

在梅斯一個廣場的角落,我第一次發現地球不是圓的,是方的地球也沒遺忘臺灣。(楊正寬)
在梅斯一個廣場的角落,我第一次發現地球不是圓的,是方的地球也沒遺忘臺灣。(楊正寬)

~梅斯,跟梅子、梅汁無關~

梅斯雖然不產梅,但卻是適合生長梅花而沒有梅花的地方,發音不準的時候,有可能發音成「梅子」、「梅汁」,但無論你發成甚麼音,法國人都能聽懂。梅斯沒有海拔的問題,我們常說「如履平地」,在這裡就不必「如」了,是一個我非常喜歡,很有靈性的水鄉澤國。尤其是莫澤河由南往北流經梅斯,加上開闢四通八達的運河,就像是由幾個小島組成,風景秀麗,不看那些軍事設施,其實感覺不出曾是殺氣騰騰的殺戮戰場,甚至覺得非常充滿文化氣息,那是因為當我穿過「德國門」時,猛然發現竟然兩旁門柱還有中國式的德國對聯,你相信嗎?甚至也有橫披,至於平仄、押韻是否工整,因為看不懂,我看也就不必計較了吧?

梅斯不產梅,是很有靈性的水鄉澤國(楊正寬)
梅斯不產梅,是很有靈性的水鄉澤國(楊正寬)
德國門的對聯及橫披(楊正寬)
德國門的對聯及橫披(楊正寬)

~好可愛的招牌~

走著,走著,突然看到路上這個標記,原來是招牌的功能,不是法國人小氣,其實是他們很愛護歷史建築,捨不得粗暴的將龐大招牌往古老房子的牆壁釘下去,感動啊!在梅斯的歷史城區看不到像臺灣一樣滿街兩旁很多琳瑯滿目又很粗魯,覺得很沒有品味的招牌,他們的捨不得在珍貴古建築牆上殘忍地釘上招牌的精神,應該是自發性的對古蹟建築的愛護,很讓我佩服,但生意一樣要做啊!沒有招牌怎麼辦?我意外發現答案就在後附相片中,聰明啊!可愛啊!

有方向、有商標,不影響交通、不髒亂環境,真是好可愛的招牌(楊正寬)
有方向、有商標,不影響交通、不髒亂環境,真是好可愛的招牌(楊正寬)

~好可愛的小朋友~

離開梅斯的跨國歐鐵火車上,前座兩位不知道是德國或法國的小朋友,竟然沿途反過來跪坐,當我回報善意的秋波之後,卻換來小朋友兩眼四目直盯著我,我突然很不自在,覺得我到底是怎麼了?!五年了!兩位也應該長大了吧?謝謝FB挑起回憶,還真非常想念曾經在孤獨旅程中邂逅的這兩位可愛小朋友呢?

梅斯再見!小朋友再見!(楊正寬)
梅斯再見!小朋友再見!(楊正寬)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