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烏克蘭風雲中重新認識步兵的價值

文:吳崑玉|圖:編輯部

克蘭風雲緊張,但因烏克蘭並非北約盟國,所有西方的軍隊,包括美軍派出的82空降師,都只能停兵於波蘭邊界靜觀其變,西方國家僅能向烏克蘭輸送輕型防空飛彈與反戰車飛彈等步兵裝備。於是,國防部長列茲尼科夫(Oleksii Reznikov)及武裝部隊總司令也只能強硬聲明:「我們已經準備好迎接敵人,但準備的不是鮮花,而是刺針飛彈(Stinger)、標槍飛彈(Javelin)與NLAW反戰車飛彈!」

一般人聽到此語,可能會興起一種「小米加步槍」對抗「戰車與大砲」的錯覺,不免呵呵一笑。但就近年車臣與阿富汗戰史來看,缺乏妥善訓練與編組的烏克蘭軍隊,即使擋不住俄羅斯的裝甲洪流,但在西方精良步兵武器補充下,造成俄軍慘重損失也是很有機會的。

1980年代蘇聯在阿富汗的慘敗撤出眾皆能詳,其關鍵就是美國軍援的「刺針飛彈」,這種單兵可攜的肩射式防空飛彈,射程大約5公里,射高約3800公尺,阿富汗反抗軍經常不與Mi-24雌鹿式戰鬥直升機和蘇軍的對地攻擊機(通常是SU-25)正面對決,而是躲在反斜面後,避開敵機的機炮與炸彈,等敵機炸射完畢離場時,再從尾部發射飛彈擊落。十年阿富汗戰爭期間,蘇軍損失了約118架戰機,333架直升機,多是刺針飛彈的傑作。

1990年代兩次車臣戰爭,也讓俄軍損失慘重。第一次車臣戰爭期間,滿心以為裝甲萬能的俄軍大搖大擺地開進格羅尼茲,卻被車臣反抗軍拿RPG給成隊成旅的殲滅。1999年第二次車臣戰爭時普丁(Vladimir Putin)已經上臺,這次俄軍學乖了,先包圍格羅尼茲,再陸空聯合作戰,甚至把防空機炮放平了打,穩紮穩打一點一點攻破車臣軍據點,整整打了三個月,打到全城一片焦土,才打下格羅尼茲。

但這兩波戰爭,反抗軍的反戰車武器多半只是RPG-7之類的火箭筒,有效射程不過200-300公尺,卻能造成俄軍上百輛戰車與裝甲車損失。再對照近年美軍於阿富汗的戰鬥經驗,RPG及各種成形裝藥的反戰車武器,迫使美、英聯軍所有戰車與裝甲車外部,都裝上了鐵柵欄,以提前引爆RPG襲擊,說明隱蔽良好的步兵反戰車小組,造成美軍多大的心理恐懼!?

也正是這些戰鬥經驗,加上現代反戰車飛彈的快速發展,美、英軍中近年興起了強勢的「戰車無用論」。其高峰是2020年3月,美國海軍陸戰隊(USMC)丟出了一份「陸戰隊兵力結構報告」,準備裁撤陸戰隊中的戰車部隊與拖曳式炮兵。預計在2030年後,USMC將不再有戰車,戰車部隊將全數撥交陸軍支配。無獨有偶,英軍也在考慮將所有主力戰車封存,引發了各方激辯。

會出現這種「戰車無用論」,主要論點是認為在現代反戰車飛彈威脅下,戰車這種大傢伙已變成一個昂貴又脆弱的玩具。拿M1A1戰車來說,其120mm主炮有效射程約4千米,但一顆標槍飛彈可以打到4300米,而且其攻頂設計足以摧毀當今世上所有主力戰車。烏克蘭國防部長提到的另一種NLAW反戰車飛彈,是瑞典設計的短程、便攜、射後不理型飛彈,有效射程約600米,一樣可以攻頂或直射,毀滅當今所有主力戰車。

想要廢棄戰車的另個原因是其維持成本過高。一個M1A1戰車連14輛戰車加滿油,需要約7千加侖油料。但一個LAV-25裝甲車連,滿編17輛車加滿只需要約1200加侖。這還沒算進去戰車麻煩機械耗損與維修備料,君不見,為何長途運輸時戰車多半要上鐵皮,輪型裝甲車卻可直接開上馬路?原因就在耗損。
換句話說,在現代便攜式反戰車飛彈支撐下,步兵反戰車小組的戰力已經不輸給主力戰車,弱點則是其防護力與機動力。而各國軍方的解決方法是,用隱蔽掩蔽來取代正面對決的防護力,一如蒙古騎兵用弓箭和標槍繞著打來對付歐洲騎士團的重甲騎兵。而在查德、伊拉克與阿富汗戰爭後,現在連俄羅斯特種部隊(SSO)都改用TOYOTA皮卡來加強機動力,不但越野能力不輸履帶車輛,操作成本還遠比戰車、裝甲車、甚至悍馬車都低得多。

或有人謂,步兵再威,也是被空中戰機與戰鬥直升機打著玩的。但要知道,戰機也許可以在幾公里外看見戰車這種大傢伙,卻很難在三、四公里以外發現隱蔽良好的步兵。如前所述,一個裝備刺針飛彈的小組,可以掩護5X4公里左右的空域,很少密接支援能夠在此空域之外發動有效攻擊。

所以,烏克蘭國防部長說要以刺針飛彈、標槍飛彈、NLAW飛彈來迎接俄軍,可能並非空話。西方國家在有限時間內,來不及讓烏克蘭軍隊完成訓練接裝高級裝備,又怕戰車、戰機等高科技昂貴機密設備戰敗後落於俄軍之手,於是便大量軍援反戰車飛彈與肩射式防空飛彈,讓烏克蘭步兵得以打一場「不對稱戰爭」,讓普丁得不償失。

從烏克蘭回看臺灣,也許能讓我們理解所謂「不對稱作戰」的佈署、戰法、與裝備需求,更讓我們從二戰時代飛機、大炮、戰車的美式戰爭迷思中脫離出來,重新評估步兵的價值,重新設計可行的戰術戰法。西方國家軍援烏克蘭的項目,也很會是臺海危機時最可能緊急軍援臺灣的裝備,我們該怎麼調整陸軍的戰術、裝備、與編制?是個值得深思,而且還得加速度進行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