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臺北市長選舉國民黨不能只押寶蔣萬安一人

文:丁九思|圖:編輯部

2022年地方大選只剩不到十個月,其中以臺北市長選舉最為受到各界關注,也被認為是國民黨要帶動全國選情的領頭羊,目前看起來國民黨雖然還沒有正式提名,但各種跡象都顯示蔣萬安代表國民黨披掛上陣的機會最大,甚至說放眼目前國民黨內,幾乎除了蔣萬安似乎不做其他人選的考慮,這對國民黨來說是非常危險的事,因為從四大公投、臺中第二選區補選、再到臺北中正萬華立委林昶佐的罷免案,「國家機器」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讓所有人都大開眼界,沒有政務經驗的蔣萬安,除了年輕、形象清新、品貌端正等基本條件還不錯之外,能否對抗選戰開始後「國家機器」的狂轟猛炸?再加上蔣萬安是否已經準備好接受對手對其做為「蔣家後人」身分的「嚴刑逼問」?蔣萬安父親蔣孝嚴的過往,對蔣萬安是否會成為負數,都考驗蔣萬安的承受度,一旦蔣萬安在選戰正式交鋒時,不敵對手犀利進攻,出現左支右絀的窘境,不但危及到臺北市的選情,更將連動讓國民黨在全臺選情面臨骨牌效應,所以國民黨實在有必要在臺北市長的人選上做全盤、深入的考量,不能只押寶在蔣萬安一人身上。我們就先來看從1月以來的幾份有關於臺北市長選舉的民調。

首先是TVBS公布的民調,結果顯示了如果藍營推派立委蔣萬安,與民進黨衛福部長陳時中,和現任臺北市副市長黃珊珊「三腳督」,三人的支持度依序為:國民黨蔣萬安40%,民進黨陳時中29%、民眾黨支持的黃珊珊19%。

其次是《ETtoday新聞雲》公布的民調顯示,不論民進黨推派陳時中、前交通部長林佳龍或是駐美代表蕭美琴參選臺北市長,現在對上蔣萬安時都會輸;蔣萬安不論對上這三人中哪一人,支持度都有48%、49%,而陳時中支持度為35.7%、蕭美琴支持度為31.3%,林佳龍支持度為30.6%。而若黃珊珊加入戰局形成「三腳督」,蔣萬安支持度雖然明顯降低,但仍以37.4%排在首位,綠營三人中則是陳時中的支持度31.3%最高,與蔣萬安間的差距縮所小到6.1%。

最後是一份來自綠營內部的民調,這份民調在去年12月做調查時,得到的結果是國民黨若推派蔣萬安,支持度為28.3%,民進黨若派出陳時中,支持度為26.7%,白色陣營若推派黃珊珊,支持度為20.1%。不過,民進黨若改推派林佳龍,支持度為22.3%、蔣萬安則為28.8%,黃珊珊則為21.0%。這份民調顯示,到了今年一月變成:蔣萬安31.6%、陳時中24.6%、黃珊珊25.0%。民進黨若改推派林佳龍,則蔣萬安為31.2%、林佳龍21.5%、黃珊珊24.8%。

從這些民調顯示,蔣萬安領先可能對手都不超過15%,從過去賴清德在民進黨內初選,到這幾次公投、補選到罷免投票,蔡英文哪次不是在「國家機器」的領軍下,一次次在不可能中過關,反萊豬公投支持度從最高時超過不支持50%以上,但是到最後還是輸掉,國民黨的蔣萬安現在領先的這十幾趴真的隨時可能被逆轉。我們要問一個市長需要的是什麼?而蔣萬安又具備了什麼?臺北市本來就是民進黨的艱困選區,在這種情況下蔣萬安現在的民調都只領先這樣些微差距,一旦選戰開打,對手針對蔣萬安一一攻擊,蔣萬安能招架得過來嗎?蔣萬安在立法院對行政院長蘇貞昌總質詢時,被蘇貞昌一句「委員在美國吃不吃豬肉?」的反質詢,問到啞口無言,這就是蔣萬安的溫文儒雅的人格特質,對付不了野蠻粗暴的挑釁,但是偏偏選舉就是不斷的衝撞,比蘇貞昌更無理野蠻的事件會層出不窮,蔣萬安一次、兩次的啞口無言,不但會讓對手氣燄高漲,也會讓自己的支持者一次次失望。

更重要的重點是蔣萬安身為蔣家後人這無可迴避的身份,蔣萬安到目前很顯然還沒準備好如何去面對,例如1月底《政大學聲》在《臉書》介紹了政大附近已開業三十年的老店「殺人魔王」燒臘店,引起不少同學、校友迴響,蔣萬安當時也在底下留言:「不認識殺人魔王,別說你唸過政大。」本來很單純跟校友搏感情、但因為遭到民進黨前發言人吳濬彥反留言「還以為來到轉型正義的版」,結果讓蔣萬安隨即刪除留言,這立時成為媒體報導的焦點。如果蔣萬安能幽默以對,他所獲得的正面評價肯定是遠比嘲諷他刪文要來的多。

蔣萬安是好人這是絕對沒人質疑,但要作為一個臺北市長,光是好人是遠遠不夠的,尤其是我們開始就提到,國民黨必須靠臺北市的選情做為全國選情的領頭羊,2018年的「韓流」就是最明顯的例證,國民黨臺北市市長候選人,必須是一個具有領袖魅力的人,這點容我們直言蔣萬安是遠遠不足的。再論蔣萬安從政以來沒有任何負面新聞是肯定的,但要問蔣萬安立委任內至今,有什麼讓人印象深刻的「政績」,又讓人想不起來,更遑論蔣萬安完全沒有行政經驗,柯文哲在選臺北市長前,至少是臺大醫院急診部醫師、創傷醫學部主任,天天面對生死,讓他有一套嚴謹面對問題的思考邏輯,而蔣萬安則缺乏領導統御經驗給臺北市民比較。

特別值得一提的,選戰進行的暗黑是難以想像,沒做過的事都可能被說成有,何況在四大公投時,我們的總統還帶頭做把「反萊豬說成反美豬」的卑劣詐偽行為,更別說其他曾經做或說不清的事,老實的蔣萬安如何要如何面對。舉兩個例子,其一蔣萬安在立法院表決「同婚案」的立場,是與民進黨相同,而與國民黨的黨立場相左,也與國民黨多數支持者不同,然而這點不但沒有為他在年輕人中爭取更多的青睞,民調顯示在20歲至39歲的選民中,蔣萬安是遠遠落後大他二十餘歲的陳時中,到選舉時,蔣萬安「支持同婚」,可能被操作成讓他無法面對多數反對同婚的國民黨選民。其二是蔣萬安父親蔣孝嚴擔任理事長的「中國臺商發展促進協會」,遭臺商指控「拿錢不辦事」,這雖是各說各話,但民進黨的通天本領肯定把它渲染成臭不可聞的爛事。蔣萬安在立院支持同婚一事是事實,蔣孝嚴遭指控「拿錢不辦事」則為未知。但這些不論是與不是,都肯定是選戰中必然出現,甚至火力更加強大的攻擊都會出現,溫文儒雅的蔣萬安做好準備了嗎?這是否是蔣萬安在選舉時能夠面對的,恐怕現在都還是未知數。尤其蔣萬安一直以不沾鍋的態度迴避蔣家問題,孰不知蔣家問題根本就是深藍選民的核心價值問題,現在30幾趴支持蔣萬安的選民,當然都是支持國民黨的基本盤,但蔣萬安一再在蔣家問題上猶豫不決,只怕敵人未攻己身已亂,現在蔣萬安領先的十幾趴很多嗎?

面對2022年大選,以當前國民黨只有15%的政黨支持度,沒有一個扮演起2018年韓國瑜角色的人,是絕對帶動不起國民黨的選情及士氣,更何況國民黨還要透過選舉產生黨內乃至臺灣未來需要的政治領袖,這個人即便不能如同四年前韓國瑜能夠帶領全軍高唱〈夜襲〉衝鋒陷陣,也不該是一個讓大家擔心的候選人,好人不是國民黨選戰的第一考量,國民黨現在需要的是能呼群保義的戰將,為了國民黨的大局,臺北市長選舉國民黨真的不能只押寶在蔣萬安一人身上。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