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美三邊關系的演化

中共二十大後的臺海局勢暨兩岸關系研討會。

(獨家報導)【文/民主中國陣線主席 秦晉博士|圖/秦晉博士提供】

上個周末,澳洲悉尼舉辦了一個研討會,題名為:抗擊暴政捍衛民主,中共二十大後的臺海局勢暨兩岸關係。

會議主辦方給我布置一篇作文,就以下三個議題談談:1)臺美復交暨臺灣(ROC)返聯,2)大陸民主化是臺海和平的基礎,3)臺灣轉型對大陸民主運動的啟示。

遵囑直抒胸臆如下。

臺美復交暨臺灣(ROC)返聯

臺美從未有過外交關係,因此不存在復交一事。實際上會議想說明的是中華民國與美利堅合眾國的邦交關係。臺灣的正式國號是中華民國,這個中華民國還包含了廣袤的大陸淪陷區,甚至自1945年起已經獨立建國的蒙古國。當然自從蔣經國1988年1月去世,李登輝接替成為中華民國最高領導人以後,中華民國就不再有反攻大陸收復中原的政治意願,這個時候的中華民國就只是臺灣和金、馬、澎湖了。

因為臺灣從未以臺灣為國號的國家形式出現過,現在開始以臺灣為國號在國際間尋求外交承認建立邦交,其處境雖然比以前要好的多,其原因還不是國際環境變化突然青睞臺灣,而是北京近十年的戰狼操作惹翻了國際社會,對北京的惡感而轉而成了對臺灣的認同和理解,這一點習近平居功至偉。這就像2020年蔡英文贏得總統大選,都是習近平做的功,強勢一國兩制以威懾臺灣,蔡英文毫無畏懼針鋒相對回應,立刻拉擡了她自己的選情,這是一。其次是香港反送中運動對臺灣民眾有絕對的反向理解殺雞儆猴的作用,也讓蔡英文抓住這個機運壓倒性地戰勝了北京暗中扶持的對手韓國瑜。

稱謂臺灣還是中華民國這也是一個情感問題,島內藍綠不同陣營有不同的傾向,藍營堅稱中華民國,綠營則堅持臺灣,沒有對錯,也難以調和,只是看最終哪個贏到最後。

自己估計即使是美國開始痛改前非修正錯誤提升臺灣國際地位,恢復承認臺灣的國家地位,也只會與中華民國復交,不會飛躍跑位與臺灣復交,因為兩者之間本無外交關系。只有這個情形下有可能,即對岸的中共國已經灰飛煙滅不復存在,臺灣才有可能毫無顧忌的與美國以及任何國家建立外交關系。如果到了這一地步,臺灣連得全民公投這一步都可以省略了,直接以嶄新的臺灣共和國傲立於世界的東方。

中華民國是聯合國創始國,曾為五大常任理事國二十六年(1945-1971)。由於美國,尤其是美國民主黨對中華民國的再度拋棄和背叛,退守臺灣的中華民國就成了國際孤兒五十余年(1971至今)。第一次背叛是杜魯門,中華民國丟失大陸江山,第二次背叛是尼克松,中華民國被逼出聯合國,第三次背叛是卡特,斷交、廢約、撤軍。不過這次美國對中華民國背叛之余還算做了一點補救,就是臺灣關系法。

風水輪流轉,往往有這種情形,有利的情況和主動的恢復,產生於『再堅持一下』的努力之中。對於臺灣來說,明智的話應該繼續頭頂中華民國這頂桂冠或帽子,與美國復交,重返聯合國。戴不戴這頂帽子,其效果和作用大不一樣。臺與美復交,臺灣重返聯合國,我相信不容易,名不正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等一切都在經歷艱難後成功了,再假以時日,等到合適的時機再脫去這頂帽子以臺灣名義飛鳥出籠不遲。

大陸民主化是臺海和平的基礎

大陸民主化,臺海和平可以保持,話雖如此,理也好像如此。大陸民主化與臺海和平似乎是一種皮毛關系,問題是皮之不存毛將焉附?中共建政七十余年來,兩岸隔海峽分治,大陸一直希望打過臺灣海峽,再圓施瑯戰勝鄭成功後人之夢。武統臺灣一直是北京的心念,如何武統一直困擾北京。在軍事上,海峽天塹不比長江天塹,不是帆船木筏就過得去的。近三十年來中共國力增強,尤其是到了習近平時期,武力攻臺愈加叫囂,只是中共實力依然不夠,美國還是對北京產生強大威懾。過去的七十年來,臺灣沒有發生熱戰,主要還是美國起了定海神針作用。

不得不遺憾地認識到臺海緊張態勢的始作俑者還是美國,美國同時扮演了兩個矛盾對立的角色,臺海敵對的製造者,穩定臺海局面不直接發生軍事沖突的維護者。美國民主黨行政當局對中國人民和臺灣人民犯下關鍵性罪惡就是1945年到1949年放手中共席卷大陸,1950年韓戰爆發後,尤其是中共軍隊直接參戰,杜魯門鴕鳥式不惜將麥帥撤職、阻止蔣介石幾十萬軍隊的參戰,也不允許兵鋒直指中共。可見美國對中共的情有獨鐘。這是我能認識到的臺海危機的前因後果。不寵壽王妃,何來高力士?不近大腹兒,何有三節度?

大陸民主化必須至少有民意基礎,民眾的覺醒和爭取,上有中共高層銳意政治改革的政治引領。 三十多年前的時候中國政治步伐已經邁進到了這個地步。而1989年天安門事件以後,中共不斷政治倒退,距離民主越行越遠。而民眾則被中共洗腦充分,其愚昧程度幾乎與被我們常常嘲笑的愚昧朝鮮民眾難分伯仲。

曾幾何時,我們都曾經信心滿滿地認定大陸民主化很快就會實現。而現在不得不面對殘酷的中國現實,中國民主化的基礎基本不存在。大陸民主化何時會實現? 在筆者的心頭已經成了越來越難以解答的未知數。依然可以感知,中國已臨大變,未來的中國是否一定民主化不好說,但是分崩離析倒是難以阻擋的。屆時臺灣可以安全地自由選擇自己的出路。大陸民主化是臺海和平的基礎,分崩離析的大陸也不對臺灣繼續構成威脅。盡管我對大陸民主化悲觀,但是依然追求中國大陸的民主化。我很喜歡鳳飛飛唱的一首歌,不到最後的關頭,決不輕言放棄。忍無可忍的時候,我會挺身而出。同胞受苦河山待復,我會牢牢記住。三、四十年艱苦的奮鬥,足以證實我們當代民運人士是一個艱毅的群體。

臺灣轉型對大陸民主運動的啟示

臺灣民主轉型成功有賴蔣經國開啟,李登輝深化並且完成,陳水扁、馬英九和蔡英文三位的蕭規曹隨。本來深信此言,臺灣轉型對大陸有啟示作用,對大陸民主運動更有啟示作用。現在看來不盡然,更多的是一廂情願,與現實不相符合。臺灣轉型的啟示只對中國民主運動有參照作用,但至今尚無實踐的政治機會,也只能望洋興嘆。臺灣轉型的啟示對中共沒有用,對中國民眾也沒有用。中共頑固抗拒民主,尤其是在習近平時期,正高速倒退,從開放和經濟改革的政治寬松走回極權專製。民主轉型對中國民眾就已經變得對牛彈琴一般或者驢唇不對馬嘴。不禁感嘆歐陽子做「秋聲賦」,童子莫對垂頭而睡得無奈。很多年前就明白我們與中共進行得是一場根本不對等得思想和宣傳得攻防,根本無法勝出。中共得到美國和西方政府、大財團以及高科技集團得支持,而與之進行長期政治博弈得政治反對派則一無所有,我們民運即便再努力,所做得微弱之功也被強勢得中共吞噬的幹幹凈凈。

盡管臺灣轉型對大陸政權、大陸民眾沒有啟示作用,但是中共在習近平的野蠻操作下已經是天怒人怨,只等一個時間點的到達,中共會在各種力量的作用下會轟然倒塌。我看中共之崩潰如同看著楊誌等一眾軍漢挑著生辰綱,喝上了迷魂藥,倒也倒也。

西方有民主,西方更有左右。看明白了這點,就理解為何中共一直得到美國民主黨的扶持,從1945年到如今近八十年光景,中共總是左右逢源,福星高照。今年11月的美國中期大選是未來世界走向的指示燈和風向標,也可為中國未來的政治演變提供參照。


中共二十大後的臺海局勢暨兩岸關系研討會。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變化太快太大,目不暇接,令人瞠目結舌。就這些天來,美國那裏發生了新的端倪,臺灣政策法(英語:Taiwan Policy Act of 2022)出爐,2022年9月14日下午,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以17票對5票通過臺灣政策法,這是2022年美國國會一部審議中的對臺法案,由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提出討論。法案明訂未來5年,提供將近65億美元強化臺灣防禦,禁止美國政府官員承認臺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並建議美國視臺灣民選政府為臺灣人民合法代表,禁止美國聯邦政府對跟臺灣政府的官方互動施加限製,為將來可能的更多安全保障與貿易優惠鋪路。這可能是美國自與中華民國斷交以來,最全面的對臺政策調整。

雖然仍需曠日持久的美國參眾兩院通過和白宮的簽署,一旦立法生效,臺灣的地位就不受目前國號的羈絆,一下子時間倒退到1945年,既不屬於中華民國,更不屬於大陸,臺灣獨立建國就將呼之欲出。本來美國是大牛眼睛看不清自己,太一廂情願中共。現在倒好,說不給面子就不給面子,如此以來,北京情何以堪啊。

另一邊廂,北京也很出彩。各種消息甚囂塵上滿天飛,莫衷一是,也是眼花繚亂煞是好看,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天下觀眾,高坐看臺,細細觀賞。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