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掛雲帆濟滄海

獨家報導【文/民主中國陣線主席 秦晉博士】

當代中國民主運動,是反對中國共產黨專製獨裁,倡導實行自由、民主、人權、法治並且在中國境內建立和實現這個製度的政治運動。民主中國陣線(簡稱民陣)是推進這一政治目標的政治性組織,是當代中國民主運動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民陣源於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以後流亡海外中國政治菁英倡議和發起,首創者為嚴家其、吾爾開希、萬潤南、劉賓雁和蘇紹智。自1989年天安門事件以後,中國境內的政治空間幾乎蕩然無存,民陣的政治觸角無力進入中國境內,在海外對中國政事隔岸觀火搖旗吶喊,在中國境外的自由民主國度竭盡全力發揮有限的作用,構成了當代中國海外民運的重要組成部分。

開啟當代中國海外民運則是早於民陣已經問世七年之久的中國民聯,由奠基人王炳章博士創立,開創之初得到了中華民國蔣經國先生實質性支持。中國民聯則是以北京西單民主墻為起點的當代中國民主運動的承先啟後和薪火傳承。

民主墻的最初者是來自貴陽的詩人黃翔等,民主墻是中國一個時代的追求民主自由發出的驚雷,全中國各地湧現出人物無數:魏京生、徐文立、秦永敏、陳子明、王軍濤、何德甫、傅申奇、劉國凱、牟傳珩、孫維邦、姜福楨、陳爾晉、薛明德、劉青、趙南、任畹町、北島、芒克、胡平、呂洪來、劉士賢、鄧煥武、毛慶祥……

上個世紀1978年到1989年這十多年間的鄧、胡、趙三駕馬車時期是中共治下最為自由開放的時期,才孕育了兩次學運,尤其是1989年的那一次是中共治下最為波瀾壯闊的一次,幾乎改變了中國的政治命運和走向,幾乎可以成為整個世界共產主義陣營土崩瓦解的第一塊多米諾骨牌。還是中國國運不濟,前浪死在了沙灘上,鄧小平的強悍,一出空城計迷惑住了低能西方政治領袖對中國政情的洞悉,力挽狂瀾「挽救了革命挽救了黨」,又保住中共政權三十四年的「國祚」,再次將中國推入專製的深淵。

中國當代民主運動旁搜遠紹,再向以往追溯可至孫文革命。自1894年,興中會始至1911年辛亥革命,凡一十六年,孫文在體製內力量袁世凱遙相呼應下迫使滿清遜位,終獲革命成功,建立亞洲第一共和中華民國,中國開始了短暫且不完善的民主憲政。中國國運多舛,經歷了兩次失敗的恢復帝製的復辟,1915-6年袁世凱稱帝和1917年張勛復辟,經歷了兩次成功的共和憲政向威權和極權復辟,1926-28年的北伐,1949年中共席卷大陸。中國人就這樣悲催地在專製極權惡政奴役下任時光緩緩走到了今天。

在歷史演進中突發事件往往成為格局變化的動力和突破口。一戰為塞爾維亞熱血青年的行刺引爆,進而演化三十五年後出現世界上兩個全方位對抗的集團,共產主義專製陣營和西方自由世界陣營。這個共產主義陣營中包含新產生的毛共邪惡帝國。九個多月前爆發的俄烏戰爭也完全可能成為這個世界格局變化新的觸發點,它可以導致俄羅斯的衰敗和解體,它也可以使世界陷入核戰爭從而導致世界的毀滅。如是前者,就會令中共影單勢孤而自我收縮成封閉國度,回到文革前閉關鎖國狀態,專事奴役可憐的十四億中國人。另一方面,這也可以刺激習近平神經發作,孤註一擲挑起臺海戰爭,單方面改變地區的格局,破壞地區的安全與穩定,不惜與周邊國家的直接軍事沖突。這一手可使中共灰飛煙滅,也可使世界毀滅。

習共已經開啟了具體的步驟與世界同歸於盡,三年前進行了一次,美國為首的西方捏了捏鼻子裝聾作啞放任了習共。現在中國境內疫情爆發不是因為開放造成的,而應該是原始病毒再次釋放造成的。從現在做起,用滾刀肉方式先從本國民眾身上開始,再現2020年出病毒肆虐世界。中共有能力有意圖采取這一方式與世界拼一個共同毀滅,遲浩田早在2005年就有擲地有聲的內部講話:「用生物武器「清場」美國的技術已經成熟,美國的幾百萬華人對我黨來說都是負資產,是禍患,因此也要清除掉!是保全幾億中國人的生命重要還是保全我們黨的生命重要?我們只能選擇後者」。遲浩田的內部講話早已為中共正在進行的新型戰爭指明了道路和方向。

習近平執政十年以後當下的中共,顯然處在自1949年中共占據中國大陸以來前所未有的搖搖欲墜的狀態中,其困境比起六十年代的大饑荒、毛澤東死後後經濟崩潰邊緣、1989年天安門事件招致人神共憤和國際孤立特為尤甚。

假借烏魯木齊大火後觸發的「白紙運動」,實際是疫情嚴重失控壓力之下,習近平不得已放棄了嚴苛的清零政策。毫無間隙地出現了新一輪的疫情爆發,新一波新冠病毒正在中國肆虐,其毒性與2019年末從武漢溢出的病毒相似,致死性極強。武漢病毒爆發以後迅速向全世界散播,造成了全世界的大流行。此輪疫情的爆發,不存在一個傳染的過程,而是「忽如一夕北風來,千樹萬樹雪花開」,迅速達到了高比數人口全面染疫和病亡的可怕結果,引爆中國的醫療系統和殯葬業都處於了崩潰狀態。

旋即中國政府即將開放對外管控,也就意味著這一波中國的致死性極高病毒將隨著中國對外開放重演2020年病毒對全世界的傳播這一幕。盡管有識之士向西方發出警告,以澳洲為例,為了澳洲人民的健康和生命安全,民主中國陣線向澳洲政府、澳洲民眾和澳洲的媒體發出緊急呼籲,采取緊急措施,應該立刻熔斷與中國的航空往來,不能讓2020的悲劇再現,現在不是為了錯誤的外交而表現天真的時候。奈何西方仍然記吃不記打,遠不能從三年前的慘痛教訓中清醒過來。不久前澳洲外長黃英賢不畏天寒地凍不畏疫情肆虐飛往北京解凍與中共降至冰點的關系。

人們常因中共惡行譴責中共喪失合法性。殊不知中共執政中國從無合法性,從占據中國大陸第一天起直至今日,過去沒有,現在沒有,將來也沒有,永遠也不會有。中共得以控製中國,是徹頭徹尾的黑社會式的暴力綁架。但是這個綁架是卓有成效的,這個綁架不但得到了中國民眾普遍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癥發作的默認,同時還得到世界大國沆瀣一氣的嘉許。

時也,命也,運也。中共之惡政,到了習近平手上,更達到了登峰造極。習共雪崩式崩潰已經迫在眉睫,清晰可見。當代中國民運將迎來一個災劫過後滿目蒼夷的後共時代,面臨一個中共亡而地分,亟需政治、經濟、文化、道德重建的國度。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

民主中國陣線2023年新年元旦寄語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