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海外中國民主運動第一人王炳章博士的歷史功績和地位

王炳章博士走訪澳洲國會人權外交委員會

獨家報導【文/民主中國陣線主席 秦晉博士|圖/秦晉博士提供】

12月17日,由王炳章博士家人和盛雪女士共同發起了《中國之春》復刊以及中國之春民主運動40周年研討會,以網絡形式舉行,筆者參加並且做了發言。

海外民運的奠基人

當代中國民主運動始於北京西單民主墻,王炳章1982年棄醫從運開始中國之春運動並且創立中國民聯則是中國民主運動從中國境內轉移到海外的一個薪火傳承,從此拉開了海外中國民運的序幕。1989年天安門事件以後,中國境內民主運動的生存空間就基本上不復存在了。在我的認知、理解,並且在心目中認定的,中國海外民主運動的第一人是王炳章博士,他有遠見,有學識,有胸懷,更有勇氣集合於一身,放眼望去,無人能出其右。

王炳章命運多舛,雖為當代海外中國民運創始人,或者是奠基人,盡管他視民聯為「家」,而非為「店」,自力主胡平接任他的民聯主席一職以後,尤其是1989年民聯內部分裂以後,王炳章在海外民運中幾乎一直被置於邊緣人位置上而動輒得咎。

98年初,蟄伏了多年的王炳章又一次「橫空出世震天下,風風火火走九州」,用了化名潛入中國境內,旨在推動境內的民主黨的組黨運動。王炳章的動作很快就被中國政府偵破逮捕,隨即禮送出境。王炳章此舉在北美民運圈中招致一片罵聲,多位著名的、重量級的異見領袖人物聯名簽署發表聲明,譴責王炳章。然後民聯和民陣也發表聯合聲明,加入這個大合唱。很好地詮釋了「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堆出於岸,流必湍之;行高於人,眾必非之」。當年5月末去加拿大多倫多開民陣會議,向民陣主席杜智富提出了異議。杜智富告訴我,他也不是很認同這些聲明的說詞,只是滿足當時蜚聲海外的魏京生先生的心理要求。

認識理解王炳章的點點滴滴

1999年6月中王炳章風塵僕僕訪歐洲到澳洲,繼續推動中國境內的組黨運動。

那一次與王炳章的相對深度的交往,也讓我看到了他的另一面,做事努力、仔細、禮貌、體貼,更經得起批評攻擊。我還發現,他不非議人。這一點後來得到很多與他有交往的人的肯定。也就在那一次,王炳章告訴我,當初他北美啟動中國之春運動的時候,蔣經國派人找到了他,來人飽含眼淚,總算有來自大陸的仁人誌士開始了二十世紀的「揭竿而起折木為兵」,蔣經國還懷有希望有朝一日王師北定中原。那個時候,中華民國與中國民聯的關系是一種政治合作關系,蔣經國體諒中國大陸人士的習慣思維,接受中國民聯站位在臺灣海峽兩岸的兩個政體中間的立場。根據我三十多年海外民運體會和認知,中國海外民運與臺灣之間的關系,就屬這段時期最為默契。以後的兩邊關系發生變化,臺灣雖對民運仍然有支持,遠不能與蔣經國時代同日而語。

王炳章是行動型的人,1989年中國爆發學運的時候,他沒有對中國的學運置身事外,馬上搭乘日航飛機返回中國,準備投入天安門運動,但在日本機場被堵遣返。同在海外的劉曉波成功返回中國,21年以後成了諾貝爾和平獎得主,2017年被中共迫害死於獄中。

2001年底王若望先生逝世,王炳章早早到了追悼會現場,希望說幾句話,不被主持單位允許,當時無能為力的王老遺孀羊子一直對王炳章感到愧疚。

2002年6月王炳章在越南境內被綁架以後,被判處之前,我們曾經拜會澳洲外交部,希望西方國家影響中國政府,爭取王炳章早日獲得自由。澳洲外交部告訴我們澳洲已經關註王炳章案,當中共當局公佈了王炳章被捕的消息後,澳洲外交部就向中共外交部詢問王炳章被捕的原因。

王炳章究竟為何去越南冒此風險,蒙此劫難,有各種不同的版本,最讓我接受相信的還是王炳章的夫人寧勤勤提供的一個推測版本,知夫莫如妻。因為是推測,還是等炳章獲得自由的時候由他自己說出來為好。有一點可以相信,中共綁架炳章也好、誘捕炳章也好,都沒有做錯,因為炳章的作為最讓中共感到心驚膽寒。我認同中國海外民運的一種分類法,「人權民運」和「政治民運」。前者自1989年以後長期的占據主導地位,在我看來就是「你方唱罷我登臺」的淺水嬉戲。後者則比較被邊緣化,而且是「風急浪高」多有兇險的,王炳章從事的就是後者的。

2003年3月王炳章被判處無期徒刑。很長一段時間,炳章的案例得不到關註和重視。我不知道國際社會,尤其是美國政府是否為炳章向中共提出過交涉。炳章坐進了大牢,原來對他的負面評議或者妖魔化開始逐漸減少,民運圈中有一點反思,開始重新認識他。誠所謂「美麗的彩虹在雨後,真誠的友誼在別後」。辛灝年熱情謳歌王炳章具有多數知識分子所沒有的卓越品格,羊子把王炳章比作展翅高飛的飛鷹,盡管有低飛的時候,甚至低於平地越起的一隻公雞。

王炳章博士,他的勇氣、智慧、才華、奉獻、胸懷和毅力不會輸給世人贊頌的曼德拉、昂山素姬和劉曉波等人中的任何一位,但是他得到的是最不公允的。王炳章博士開創的中國海外民主運動是上世紀和本世紀最偉大的事業之一,但是又如同荊山之玉不為人所識而被棄置在路旁無人問津。「二十一世紀初葉全世界最偉大最壯觀大事件就是中國的民主化,中國的民主化定將改變整個世界。」這是王炳章博士唯一一次造訪澳洲時候與我交談時候所說。在悉尼的一場公開演講,王炳章博士在講到上帝與中國民主華關系的時候竟然遭到一葉障目不見泰山對民運有感情但不懂得其艱難、對上帝和神毫無認知的民運中人的情緒挑戰。王炳章博士處處碰壁,所以1998年冒險進入中國大陸推動組黨運動會遭海外一批民運最高層級領軍人物群起攻之,王炳章博士在被中共判處無期徒刑以後居然被聲名顯赫的「中國人權」拒絕列入在中國被關押的良心犯的名單之內。

許多年過去了,中國民運圈好像有點醒了過來,開始關註他了。2011年8月到紐約,看到了羊子家中掛著炳章隸書唐詩崔顥的「黃鶴樓」,同去的錢達驚嘆炳章書法進步神速,又一次勾起老民運人士對炳章的懷念,碰撞出一個火花,產生了一個初步共識:民聯、民陣、民聯陣重新回歸到民聯的旗下,組織的英文名稱用民陣的FDC,民聯陣取消番號。《中國之春》和《北京之春》合為一刊《中國之春》,推獄中的王炳章為民聯主席。把目前有限的民運熱情重新集中起來,把離隊的老民運人士呼喚回來,重新集合再出發,讓重新合並的組織和旗下的民運人士時刻牢記著中國海外民運的創始人王炳章仍在中共的大牢裏,讓民運效仿越王勾踐臥薪嘗膽懸梁刺股。

此意是為推助中國民主運動向中國大陸進軍登陸,同時也許可以把王炳章博士所承受的痛苦放置在全世界關註的位置上,獲得與曼德拉、昂山素姬同等地位和註視。只有王炳章在獄中的艱難困苦受到了廣泛的註視,他的每一餐飯食、每一夕睡眠都在人們的關註之下,他才會有安全,他才會在全世界的眾目睽睽之下也許被中共當局無奈釋放。王炳章的家人得知資訊以後來電表示了相左意見,民聯也退縮了,此議束之高閣。我也因此略有負氣致信給民聯主席薛偉:丟進河裏、埋在土裏、把這件事情永遠永遠地忘記。

所謂的營救王炳章,唯有中國政局發生根本性變化,共產黨不復存在,別無他途。或則美國、加拿大等西方國家能有手段,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效仿習近平營救孟晚舟,才有可能。斷定西方不會為中國民運做出如此努力。

2012年到臺灣拜訪了王炳章夫人寧勤勤,我看到了這位女性的偉大。她自覺地和不自覺地為炳章犧牲四十年,她的人生被王炳章所「綁架」。第一個十年從旁協助王炳章從事民運,第二個十年獨自哺育與王炳章生育三個孩子,以後為獄中的王炳章奔波,任勞任怨,默默承受。她輕松地說起王炳章民運之路,是她不經意的輔助,促成了王炳章把想法付諸於行動,從此王炳章走上求民主反專製的不歸路。今天王炳章蒙受牢獄之災,源於她當時不經意種下的因,實在是「罪孽深重」,因此情願被「綁架」,義無反顧地關懷著王炳章。

王炳章博士會談後與澳洲民運人士一起在澳洲國會大廈外留念

王炳章博士的歷史功績和地位

當代有孫中山,就是王炳章。孫享譽天下是因為國民黨在蘇聯扶持下建立黃埔軍校,以此為基地北伐成功了。這是成王敗寇的近代版。掰開來揉碎了細看,王炳章的個人品格不在孫之下。只是迄今王炳章身上還沒有展現出孫中山的造化。

也許我看王炳章也是盲人摸象。我看他創立海外民運、98年闖回國內推動組黨、2002年越南被綁架。王炳章的行為都是開天辟地之舉,就如同我推崇孫中山,以後又瞭解了孫的形象是後人粉飾而成,經過權衡,還是承認孫的大處,舍棄孫的小節,可在我心中天平上仍然保持平衡。鮑叔牙交往管仲,知道管子的弱點,但是更註重管子之長,才成就齊桓公春秋五霸之首的歷史地位。

我們民運不在世界政治大變化的擂臺上,甚至連觀看的場子都進不了,只能在場外聽著場內人聲鼎沸。關羽斬殺華雄,尚能帳下主動請纓,曹孟德慧眼識人,才有溫酒斬華雄的美談。今天民運則沒有。

今天還是王炳章家人和盛雪女士推動《中國之春》復刊,紀念中國之春民主運動四十周年。幾個月前盛雪就告知了我,對於此舉我極為贊同也全力支持。長期以來,海外民運內部比較缺乏公義,民運圈內的道義倫理不是基本底色,所以才會出現胸懷大誌敢冒石矢者常會背後中箭的現象。王炳章博士就是這個典型,實在是命與仇謀。所以我時常惦記著身陷囹圄的海外民運的開山鼻祖,常為他感到痛心疾首。他兩面受敵,正面是中共,背面是多路反共友軍對王炳章亂箭齊發,才會在無奈之下一步出錯陷入中共誘捕的陷阱。

我更有極大的憂慮,畢竟王炳章身陷虎穴狼窩,前有劉曉波、彭明、楊天水之殷鑒,習共之野蠻和殘忍無所不用其極。在我的眼裏,王炳章獲得自由之日也就是中共倒臺中國政治變化之時,而中國政治大變化跡象已露端倪,很快就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磅礴於全中國。炳章實際上在與中共進行賽跑,我希望炳章以勝者的姿態到達終點,如果中國的政治演變速度再快一點的話,炳章還有望成為一位政治領袖在未來中國的變局中有所作為發揮作用。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