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戰會論壇/「青鳥」基因不單純 賴總統親上火線的代價(張淯)

賴清德
賴清德

文/獨家報導 社長 張淯

賴清德總統6月4日在臉書發文:「35年前的今天,全世界都屏息看著天安門……台灣在前人篳路藍縷、民主前輩犧牲奉獻之下,從威權體制邁向民主化。年輕人們繼承民主的火炬,持續深化民主,在這塊土地上,長出野百合、種出野草莓、開出太陽花,並讓青鳥飛揚」。賴清德總統肯定「六四」卻獨缺「保釣」,莫名其妙去蹭「青鳥」,卻「感動不足」,草草收場。

賴清德總統競選期間,在18個縣市舉辦「環島拼圖」活動,空拍機升空,動員群眾排字「選對的人」「走對的路」「美德WIN台灣」……想重溫2004年兩百萬人手牽手護台灣的壯志,讓容易自嗨的賴清德特別感動。不過選後檢討,賴的票數衝不高,與競選團隊忙著「排字控」,被基層批評「感動不足」。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立法院國會改革法案前的「青鳥行動」,從空拍圖重現太陽花十字人潮,彷彿一隻青鳥展翅的圖像(網路廣泛說法是避免「青島東路」被社群平台演算法降流量),可是,賴清德總統翌日忍不住發聲「感謝站出來的每一位朋友」,甚至事後說出「長出野百合、種出野草莓、開出太陽花,並讓青鳥飛揚」。賴清德總統認知「青鳥」的感動,又與老百姓「感動不足」,形成極大的落差。

「青鳥行動」能定性為社運或是學運嗎?《巷仔口社會學》5月28日刊載一份在行動期間的現場街訪調查〈十年一瞬:2024立法院集結運動的參與者速寫〉,描繪了參與者大概的輪廓。主持調查者是:政治大學社會學研究所博士生李俊穎、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博士生張仁瑋、中山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碩士陳家平,調查執行的時間為為5月21日(二)18:00至24:00,以及5月24日(五)11:00至24:00;地點涵蓋青島東路、濟南教會、濟南路以及中山南路。這次訪問累積共有231名受訪者,其中有23名受訪者拒訪,完訪率90.4%,觀察值208筆。研究目的在釐清:究竟這場運動是「太陽花2.0」,還是有更多不一樣的抗爭面貌與詮釋?

調查中受訪者的政治態度,非常值得參考,「皆有超過8成的民眾認為多元、差異並不會導致混亂;受訪者之所以到場響應運動,並非反對政黨競爭或者是不同政治意見;甚至,多數受訪者(合計81.46%)也不認為政府受到民意機關牽制就會綁手綁腳。民眾仍然肯定民主社會中的各式各樣的想法,而非希望特定意見壟斷社會」。

換言之,聚集立法院關心國會改革的「青鳥行動」群眾,其實並不認為政府受到民意機關牽制就會綁手綁腳。意即賴政府不會因為立法院通過國會改革法案而綁手綁腳。「青鳥行動」上街頭的動機和目的,得出與民進黨宣傳的反國會改革「完全相反」的結果。為何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說在野黨毀憲亂政?為何行政院冠上「七大罪名」提出全數覆議?又為何賴清德總統屢次蹭青鳥,人民卻感動不足?

表格取自《巷仔口社會學》5月28日刊載一份在行動期間的現場街訪調查《十年一瞬:2024立法院集結運動的參與者速寫》
表格取自《巷仔口社會學》5月28日刊載一份在行動期間的現場街訪調查《十年一瞬:2024立法院集結運動的參與者速寫》

事實上「青鳥」基因不單純,這可以從這次出面號召群眾的幾個社團背景探索出其政治目的。根據維基百科資料顯示,公投護台灣聯盟,其創會理事長蔡丁貴是老牌獨派人士;經濟民主連合源自2014年太陽花學運期間公民團體組成,反中色彩濃厚;台灣公民陣線、台灣民主實驗室,則皆是2019年成立,前者,沈伯洋名列發起人之一,後者,沈伯洋是創會理事長。可以得出一個小結論是,這次反國會改革的「青鳥行動」,雖然很多年輕人拿起「我藐視國會」手牌,跟著擺拍,背後的動機和目的卻是由獨派、反中團體動員的「反中」情緒所促成。

這就不難明白,民進黨政策會執行長王義川用膝蓋想都可以分析出,「青鳥」和519「小草」是截然不同的群眾;同樣方法,「青鳥」和獨派、反中的群體,應該也能比對出來兩者極可能是相似群體。表面上打著「藐視國會」旗號,實際上是把傳統獨派支持者和天然獨的反中英粉合流?〈十年一瞬:2024立法院集結運動的參與者速寫〉的現場街訪調查和王義川膝射手機分析,答案呼之欲出。

「青鳥行動」與沈伯洋脫離不了關係,這位民進黨不分區立委,是這幾年帶頭積極反中、抗中,籌組包括:台灣公民陣線、台灣民主實驗室,以及黑熊學院。「青鳥」基因不單純,旨在反中、抗中大動員,國會改革是虛,實是為反中抗中操兵;沒有民意、沒有訴求、沒有絕食抗議,只留下遍地便當、飲料垃圾,閣揆卓榮泰喊聲退場,青鳥們便做鳥獸散,如果真的是由群眾自發性發起,進場、退場能這麼一個口令、一個動作?這可就顛覆過往街頭群眾抗爭的民主經驗。

沈伯洋6月4日表示,第五縱隊並不完全是中共間諜,中共可能威脅在中國做生意或有妻小在中國的人,希望這些人開戰時在台灣進行一些任務。資深媒體人劉寶傑、黃暐瀚皆提出質疑:沈伯洋說現在台灣有第五縱隊,每天都在那邊危言聳聽,然後要針對灰色地帶進行監控,難道要針對台商、陸配進行監控?我們也必須質疑:這是賴政府從「國會擴權」奔向「監控治國」的起手式嗎?

回顧蔡英文擔任民進黨主席爆發的太陽花學運過程中,民進黨公職們自律地擔任後勤支援、保護學生免受警察維安行動侵擾,維護學運純粹的「反黑箱」服貿的訴求,以避免落入政黨操作的口實。對比現在賴清德總統兼執政黨主席一聲「反守為攻」號令,綠委們個個奮勇爭先、搖旗吶喊、使勁動員,動機不純、訴求不明的「青鳥行動」,居然還能比肩保釣運動、野百合學運、野草莓學運、太陽花學運?這比當年不願退場的大腸花垃圾話論壇還不如吧!

賴清德總統親上火線,把當年擔任台南市長的蠻幹複製貼上,分化台灣團結的代價恐怕不小,當家者鬧事,也將為賴政府朝小野大的4年投下不可預測的變數,台灣選民必須睜大雪亮的眼睛,監督雙少數總統的擴權、濫權,才是維護台灣民主現狀當務之急。


更多《獨家報導》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