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戰會論壇/台海不安全 美國會安全嗎

5月31日在新加坡召開的香格里拉對話,中國新任防長董軍(圖正中著藍色軍服者)與美國防長奧斯汀的會談將是這場安全對話的主秀。
5月31日在新加坡召開的香格里拉對話,中國新任防長董軍(圖正中著藍色軍服者)與美國防長奧斯汀的會談將是這場安全對話的主秀。

王崑義/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理事長、教授

美國國防部長奧斯丁6月1日在新加坡舉行的年度安全峰會「香格里拉對話」上表示,印太地區進入「安全新時代」華盛頓正在加強其聯盟網絡,以對抗中國日益擴大的軍事力和影響力,他並強調「只有亞洲安全,美國才能安全」。只是,奧斯丁在強調「美國安全」的邏輯是建構在「亞洲安全」時,是否也正在強化東亞地區的「冒險主義」,讓東亞陷入安全困境中?

就以最近的例子來看,菲律賓不斷地在南海地區衝撞中國島嶼的主權範圍,美國為了維護菲律賓安全,也跟菲律賓進行聯合軍演,甚至美軍重新租借和重返菲律賓基地,此舉相對鼓勵菲律賓對中國衝突的冒險主義,讓菲律賓反而陷入安全困境中。

美國給賴清德的台獨主義壯膽

同樣的,美國力挺的台灣賴清德政府,在美國的壯膽之下,賴清德並沒有順著蔡英文路線維持現狀,反而大膽的宣示他的台獨主義,將兩岸互不隸屬公然作為就職演說的內容,甚至還把台灣偷渡到「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台灣」之內,變成大家可以選擇的「國名」。

賴清德這種就職演說的內容,美國可以裝著聽不懂,但中國卻無法裝聾作啞的讓賴清德的「獨白」向前邁進一步,所以賴清德一上任,中國就立即祭出「聯合利劍—2024A」軍事演習,完全不給賴清德蜜月期,避免賴清德生出更大的「冒險主義」。

這就是典型的美國為了尋求安全,卻可能造成東亞地區安全困境的因果關係。所以奧斯丁所強調的印太地區進入「安全新時代」,其實並沒有見到新的內涵,反而是回到冷戰時期採取聯盟政策,重新回到圍堵戰略的範疇。

這也是為何中國媒體專欄「玉淵潭天」會發文批評,美國「印太戰略」,滿是華麗辭藻,打著促進地區合作的旗號,但實際上卻抱守冷戰思維和零和博弈,搞封閉排他的「俱樂部」,真正目的是把一個個「小圈子」融合成「亞太版的北約」這個大圈子,從而維持以美國為主導的霸權地位。

大陸批評美國搞「亞太版的北約」

中國所稱的美國搞「小圈子」,實際上就是把美英澳的AUKUS(音譯:奧庫斯),美日菲、美日韓等,組成各個類似的小三角聯盟,再組合成美日印澳的大型印太戰略,目標就是完全針對中國的崛起,所以拜登政府過去強調的美中關係該競爭就競爭,該合作就合作的關係,其實並看不到合作的面向,最終還是離不開競爭,從經貿供應鏈到聯盟的組成,美國的戰略操作只是把中俄推向一個新的軸心,讓歐亞大陸回到陸權與海權爭霸的時代。

這種陸權與海權爭霸的舊思維,相較於奧斯丁所說,印太地區安全領域幾乎所有方面都出現了「新趨同」,各方對「夥伴關係的力量」有共同理解,「這種新趨同正在形成一個更強大、更有韌性、更有能力的夥伴關係網絡,並在定義一個印太安全新時代」的說法,其實並看不出新的意涵。

同樣的,兩岸方面原本和平共處的環境,也因為美國不斷的在印太區域加強聯合軍事演習,還定期在台灣海峽和南海部署軍艦和戰鬥機,以對抗中國大陸日益成長的軍事力和影響力。美國以軍事力量遏制中國的軍事力量,反倒是鼓勵台獨力量的壯大,以及在「依美抗中」的政策下,不斷地以切香腸的方式,踏向中國大陸所劃下的台獨紅線。

這也是造成大陸解放軍藉由軍事演習,不僅早就跨過台海中線,現在又挺進台灣本島領海邊緣。而「聯合利劍—2024A」的軍演,更是把金馬外島和台灣本島一起納入演習的範圍,解放軍以軍事行動宣示「台灣是屬於中國的一部分」。可以說,民進黨政府以投機的方式向台獨紅線邁進,卻也給解放軍製造向台灣本島挺進的機會,兩岸挺進的交鋒點,最終是否會升高到爆發戰爭,越來越讓人說不準。

這種情況更非奧斯丁一句不點名批判中國「強加一個國家的意志」或「霸凌或脅迫」台灣,就能改變的現實。所以兩岸不安全,美國也別想安全。美國鼓動台獨冒進主義,最終惡果誰嚐,台灣人民不得不保有清醒的腦袋來認知啊!

(作者王崑義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理事長,國戰會專稿,本文授權與洞傳媒國戰會論壇、中時新聞網言論頻道、《獨家報導》新聞網同步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獨家報導集團立場※


更多《獨家報導》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