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息養金,朱立倫的「鄭莊公之心」

圖/取自朱立倫臉書
圖/取自朱立倫臉書

曾雋程/文史工作者

國民黨即將迎來「史上最大內亂」,總統候選人操盤手頻對黨內開砲;地方實力派議長退黨抗議;小雞對總統競辦「惹不起、躲得起」;而在這一片混沌紛擾中,黨主席朱立倫卻是「萬綠叢中過,片葉不沾身」,幾乎完全置身事外讓人訝異。

面對黨內紛擾 朱立倫不沾鍋

2022「九合一」勝選後,朱立倫應仍有參選總統的雄心,但面對民調不利的客觀環境,朱立倫願意放下自我,專心擔起「扛轎者」的責任,克服權力的挑戰,老實說並不容易。

然而,朱立倫排除萬難徵召了侯友宜後,侯辦卻有如一匹脫疆野馬,再也不受節制。侯友宜嫡系團隊認為「朱立倫有選得比侯友宜好嗎」,而排斥黨中央介入選舉,要延聘「五度五關」的馬英九操盤手擔當重任,沒料到金溥聰架子不小,績效不大,請神容易送神難。

現在外界的疑惑是,為什麼朱立倫這麼包容金溥聰?春秋典故「鄭伯克段于鄢」,鄭莊公的弟弟段驕縱不法,臣下諫言應予以約束,鄭莊公說「多行不義必自斃」,一再縱容,等到段發動叛亂,才出兵討伐。

春秋微言大義,鄭莊公是恨自己的弟弟到了極點,不在犯小過錯的時候約束,而要等到過錯大到不能原諒,「一次給他死」。今天的朱立倫對金溥聰,是否也存著「鄭莊公之心」?

按理說,侯友宜是朱立倫提名的,朱立倫不至於、不需要有什麼心眼,但金溥聰操盤不受控也是事實。最荒謬的是張顯耀指控金溥聰「構陷」共諜案,金溥聰不願自己回應,那就應該找當年參與其中的人來澄清,結果卻是要求侯辦發言人,來解釋馬政府國安會的所作所為,試問現在的侯辦是金辦,還是馬辦?

金溥聰四面樹敵,某種程度也在製造「換侯」的正當性;當國民黨內對金溥聰的不滿累積到一定程度,侯友宜不換金,朱立倫就可以出手換侯;只是朱立倫身為黨主席,一定要等到情勢惡化到這種地步,才要處理嗎?

身為黨主席 朱立倫該出手了

可以想見朱立倫左右為難,要尊重侯友宜的主體性,由侯辦主導自己的選舉,至少衝刺兩個月,衝不起來再說。但金溥聰的操盤已經不是侯友宜選不選得上的問題,而是可能讓國民黨四分五裂,連立委選情都受到干擾。

別忘了馬英九與朱立倫都認同,中華民國憲法的雙首長制是「多數黨組閣」,國會多數才決定行政權誰屬,換句話說立委選舉的重要性不低於總統選舉。而頻頻出手砍殺小雞的金溥聰,正是幫助民進黨國會過半。

※以上言論不代表獨家報導集團※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