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工 親手打造個人傳世作品

夢基地木創俱樂部創辦人蔣廣舜

scoop文:吳永佳 | 圖:夢基地木創俱樂部 | 獨家報導1146期(10月份)

子七彎八拐,轉進位於汐止區鄉長路的夢基地木創俱樂部,周邊一片鄉村景觀,舉目所見,只見由昔日摩鐵改建而成的所在,如今已變成一間一間堆滿機具或木材的廠房。有半部是另一個金工坊,另外半部,就是木工基地了。
大家都暱稱一聲「班長」的蔣廣舜,帶領記者經過充滿各種大小機具的機械房,轉往二樓木工教室,伴隨陣陣膠囊咖啡香,與一旁還在趕工木作品的學員打磨敲打的聲浪,聊起他當初創設夢基地的源起。

夢基地木創俱樂部學員劉竹華
夢基地木創俱樂部學員劉竹華

四十歲尋覓興趣出口

現擔任采悅科技總經理的蔣廣舜,在人生的上半場便是精彩無比的。外表黝黑精健的他,在三十五歲的時候,就以傲人的業績爬升為日商公司的副總。但在功成名就之餘,他總感覺人生有塊缺口。自二○○○年起,蔣廣舜開始學騎馬,運動兼應酬社交,直到腰部受傷才停了下來。之後他開始騎自行車,今年甫完成八天環台的壯舉。幾年後,他離開日商公司,自行創業開設采悅科技,事業的壓力愈形強大。
「人生只有工作是乏味的,還是會想要尋覓興趣的出口,」蔣廣舜形容。幾年前在友人家中看到對方自製、充滿鄉村風的櫥櫃、桌椅等,讓他瞬時興起自己做木工的念頭。當時恰好有許多木作教室陸續開設,他開始接觸細木作,遂一腳踏進這世界。
細木作,若簡單與一般的鄉村風木工比較,後者偏向美式風格,較多鎖螺絲,製作快速,約一天可成,外表造型比較花俏;反之,細木作多傾向於北歐風格,例如丹麥傢俱,木頭主要靠榫接連結,所以榫、鉚、密合度、打磨等作工精細,往往一件作品得花上十至十四個工作天、或甚至數月才能完成,強調手工感。細木作風格樸實,著重角度、線條表現,以及木頭本身材質紋理的自然呈現,因此也很少作表面化學塗裝、上色等處理。
台灣的細木作風潮,若干年前由北部的「懷德居」木工實驗學校開始推廣,不消幾年,卻已在全台北、中、南各地迅速蔓延開來,在中產階級之間蔚然成風。

獨一無二作品的誕生

簡言之,細木作是一種更為精緻細膩的木工,比較花錢、花時間。這也正是一群平時學有專精的中年專業經理人、企業CEO近年對此趨之若騖的主要原因吧?!因為它已不僅是完成你想要流汗、敲敲打打DIY動手做的樂趣,本身更是一件「個人作品」的誕生。114608103自己親手打造一個獨一無二屬於自己的作品,辛苦製作完的家具、擺飾、玩具,還可放在家中使用、傳諸後代,或是饋贈親友、與人分享,這種樂趣,是在事業得意、乃至於家庭溫馨之外的另一種成就感來源。
剛開始,蔣廣舜也是買了工作桌,在自己家裡切磨起來,卻被左鄰右舍嫌太吵、抗議。於是他只好投下「買一台車」的本錢,自己買下汐止這塊地,創立夢基地木創俱樂部,不以營利為目的,主要是為了與同好交流,大家共同創作。
「有些工作需要用到大型機具,自己家裡不可能都有。更重要的是,有時思考一個作品會遇到瓶頸,自己坐在那裡苦思終日,難有突破,就會想與同好一起討論,往往便能激盪出設計靈感、及解決方案。」蔣廣舜道出人們會參與坊間各種木工俱樂部的主因。

個人小夢磨成大夢

蔣廣舜的木創基地成員來自各行各業,有人是來此學習木工技藝,企圖開創事業的第二春;但更多的會員純粹是為興趣而來,包括金融業、電子業、廣告圈、電視圈……,甚至有人自新竹趕來。
這裡也有課程,只是較不著重於像學校那樣按步就班的從最基本技術逐步教起,而是一開始就教你從做一張桌子或椅子開始,「我們採會員制,甚至可以一對一教學,一開始就協助你完成一個作品,自然在過程中,你也會學到相關技巧。」蔣廣舜說明道。
基地有一個駐廠的「技術長」,本身是細木作高手,任何時候會員都可以來基地作木工,遇到問題,馬上可以請求技術長協助。公司事務繁忙的蔣廣舜,現在整個週末時光都一定被綁在夢基地,而且等於是「校長兼撞鐘」,許多木工廠大小雜務,如採購木料、機具維護、清潔打掃……全都得一手包辦,平時做慣了在辦公室下達指令的CEO,他卻也樂在其中。
「人生有許多夢想,其實之前不要想得太多。一思前想後,可能就不會成行了。」蔣廣舜說自己當初也沒細想,開設這基地要花多少錢、會用掉多少個人時間、能不能回收…….一個機緣,就在汐止這塊處女地做了起來。
除了同好交流及學習,創作是蔣廣舜更有興趣的。所以他積極鼓勵會員參賽,像是每年文化局舉辦工藝競賽,他們今年已有三件學員作品將參賽。有時有些外來的委製訂單流進基地,他也不排斥轉介給會員,讓大家有更多實作出成品、被外界看到的機會。

回頭玩味生命的、純真114608104

玩細木工,影響所及也改變了蔣廣舜的生活觀。「現在走在街頭,你再也無法忍受那些粗製濫造、充斥人工造作的傢俱!」他笑稱,兩年前他「憤而」將家中所有工業製的「爛傢俱」一古腦兒都丟棄、或送光了,結果自己手做、補貨的速度不夠快速,到目前為止,「房子裡還空盪盪的,缺不少傢俱」。
「麻煩」的是,現在自己的美學及眼光變高、也變得「龜毛」了,撫觸基地每一件來自會員或他自己的作品,蔣廣舜要求「每個作品都該是讓人想用手去撫摸的,平滑細緻,充滿生命力」,對於木頭質感的欣賞,對於作功精細度的要求,與對於樸實木作的心靈悸動,在在會轉化為對生活中簡單、純真、懷舊的一份追求。
口中一直嚷著自己即將邁入五十歲大關的蔣廣舜,雖然外表年輕酷勁、有品味,很難想像他內心也存在著「中年危機」。迎接人生下半場,蔣廣舜創立夢基地,將小夢築成大夢,也作為送給五十歲自己的一份「生命禮物」。那麼,你準備送給自己什麼樣的生命禮物呢?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