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陳建仁風格軟調 在野黨強勢質詢將落入陷阱

圖/總統府提供
圖/總統府提供

獨家報導【記者何豪毅/新聞分析】

九合一敗選後整整兩個月,歷經民進黨重選黨主席、還稅於民等爭議,總統選在大年初六開工日宣布陳建仁組新內閣,在蘇貞昌率先自行宣布發現金、再度請辭閣揆職務後,蔡陳體制再度登場,為過去四年蘇揆所造成的政壇風雨暫時畫下休止符。

從權力與責任的角度來看,我國憲政體制既非由民選總統全權負責的總統制,也非由國會多數黨組閣的內閣制。選上總統後,只要指派大總管(行政院長)充當拉線人偶、政治防火牆,無論做好做壞,總統都不用負責,連面對在野黨、面對媒體都懶了,把大總管換掉就算是給民眾交代,可謂「超級總統制」。

圖/總統府提供
圖/總統府提供

「超級總統制」的台灣政壇,民主體制是如何運作?如何實現「人民主權」?過去四年蘇貞昌內閣的表現,在總統幾乎完全授權(不敢管、不想管)之下,堪稱走到行政權獨大的一種極致。

新北市長選舉中,大輸侯友宜三十萬票的蘇貞昌受命組閣,蔡總統以防疫之名,超過兩年不面對媒體接受訪問,由蘇貞昌代表最高行政權來「接受」在野黨監督,舉行行政院會時,勝選的侯友宜反倒接受敗選者指揮,蘇對侯的氣燄高漲,與「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完全背道而馳。

蘇貞昌是如何接受國會監督?在立法院議場中,面對最大在野黨國民黨、由人民選票選出的國會議員,蘇貞昌說出「在那裡叫什麼?」(嗆蔣萬安)、「不會像妳那樣袂見笑(不要臉)!」(嗆鄭麗文)、「你媽媽在質詢,都沒有像你這樣」(嗆洪孟楷)、「要我大聲,不會輸你啦,要試試看嗎?試試看嗎?」(嗆賴士葆)、「吵死了」(嗆鄭正鈐)等等。

圖/總統府提供
圖/總統府提供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風氣所及,內閣閣員嗆立委的事也層出不窮,如「要這種立委幹什麼?」(陳時中嗆蔣萬安)、「我又沒有要選舉」(陳吉仲對國民黨團)、「揭發高端內線交易是在做空股票」(薛瑞元嗆國民黨團),更不要說還會對立委拍桌的邱國正、馮世寬、朱澤民等人。

吵吵鬧鬧的立法院,凸顯的是執政團隊不接受民主監督的強硬作風,對照之下,所謂的「謙卑謙卑再謙卑」根本一句笑話。這也正是民進黨連選連輸的主要關鍵:「仇恨值」高居不下,人們討厭民進黨、痛恨官員囂張跋扈的態度,與預期中的行政官員形象有極大差距。

相較蘇貞昌的唯我獨尊,陳建仁的施政風格將大為不同,回歸「總統府大總管」憲政體制,國民黨的強勢恐怕「一拳打在棉花上」,在野黨質詢不能再以「硬碰硬」的方式攻堅,否則必將落入「欺負老實人」的「公關陷阱」之中,引起民眾的反感。

這是台灣現行憲政體制的大問題,總統不用對民選國會負責,行政院長權力來自於總統任命,名義上要向國會負責,卻只聽命於總統。只靠四年一次投票的間接民意來實踐民權,實際政府運作難以落實「主權在民」,蘇貞昌與陳建仁兩任風格迥異的閣揆,正好凸顯了超級總統制的民主困境。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