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眾黨第一席縣市長 新竹市政願景敞開談 高虹安:選舉真的滿酷的!

獨家報導【文/何豪毅|圖/何豪毅、談曉泉攝、高虹安提|責任編輯/陳湘|核稿編輯/劉孟儒】

民眾黨成立3年以來,當選了第一位縣市長,高虹安以9萬8121票、45%得票率當選新竹市長,不但是新竹市有史以來最年輕、也是第一位女性市長。她的當選,讓不少專家學者跌破眼鏡。

選舉中高虹安受藍綠兩黨夾殺,頻受博士論文抄襲、苛扣助理費等攻擊,連自己立委辦公室助理的爆料都讓她吃足苦頭,但高虹安仍在不斷抹黑攻擊與澄清中力搏到底。她自承受到極大壓力與考驗,甚至因此瘦了整整8公斤,選後以笑容面對,用一句「選舉真的滿酷的」做結論。

Q:做為第一位民眾黨的市長當選人的想法?

A:對民眾黨來說畢竟是只有三歲的政黨,不是傳統兩大黨的規模,或是第三勢力,有機會可以在地方選舉中取得一席縣市首長的位子。

我當初決定要參選時,確實也並沒有覺得自己會當選,當時是抱持著在新竹市參選之後,我們可以給市民一個不一樣的選擇,可以讓市民聽到不一樣的政見跟願景,當時想說,我們出來參選,可以提出好的政見,未來也可以有機會在新竹市實現。從這樣一個理念出發,開始投入選舉。

我也知道民眾黨在選民心中,比較偏向是空氣票,或是中間選民與年輕選民,比較像這個黨的屬性,所以參選時滿多外界並不是這麼看好,大家會說妳在地方上沒有厚實的陸軍、樁腳或人脈,也沒有高中程度的投票部隊;很多人講中間選民、年輕選民這群支持者,相對投票率比較低,可能為了照顧小孩或要上班,就不出來投票,當時出來參選時,確實不是那麼看好。

但我相信也是因為新竹市這樣一個特別的屬性,這裡的選民結構比較「選人不選黨」,所以我們看到在2018年選舉時,時代力量高鈺婷可以拿到七萬多票,雖然還是落選,可是創造出來的票數讓很多人非常驚訝。

所以我覺得這次選舉很重要一點是「相信自己」,相信新竹市民的判斷能力,努力把每件事情做好,這樣過程中,黨的支持或大黨小黨的差別,影響也就沒有那麼巨大。

在這次選舉當中,從一開始民調在第三名,不被看好的情況,一路把自己介紹給新竹市民認識,也透過一些公共議題討論與對施政的關心,及後來提出的一百多項政見,這些都是我們累積,而不是以政黨大小之分,這就是現在大家看到民眾黨有一席縣市首長。

即使沒有大黨的奧援,只要你肯努力認真把自己的願景政見傳遞給市民朋友,把自己的特質展現出來,其實還是有機會在像新竹這樣的城市,獲得這樣的成績。

Q:選舉過程中有論文、助理費等爭議,似都動搖不了妳的支持度?

A:從論文一開始被週刊寫下一些、相對比較惡意的言論時,我第一時間選擇開記者會澄清。事實證明,因為新竹市選民結構,知識水平與教育程度、年輕、收入等等,他們對論文這件事,可能會比其他縣市來得了解,所以當對手用這樣的攻擊手段,效果好像比較有限。

我記得當時記者會時,有很多記者嘗試想要用「妳就跟林智堅一樣」這樣的方式做攻擊跟對比,但是實際上我自己的博士論文我很清楚,美國的大學發給我一個正式的說明,說我的論文沒有任何嚴重不當的問題,那我也提出希望他們重新審查,而審查後也都說是沒有問題的。

再來說他們講抄襲的事情,其實你要是去看,現在目前有些已經被撤銷學位的論文的這些政治人物,他們抄襲的對象,都是其他人先前的著作,問題是他們指控我(抄襲)的部份,是屬於我自己的著作,所以那跟其他的案件確實有不一樣的地方。

這樣的議題或是到後面一些議題都會發現說,選民會去判斷,媒體上或網路上有些言論相對來講可能較多惡意,但我覺得很多市民朋友他們看到的時候,他們心裡自己會去思考,這些說法到底正確還是不正確。
所以我也覺得滿慶幸是,有很多的市民朋友,基本上我算了一下大概有四十幾件,就是四十幾件的這些所謂造謠抹黑的攻擊事件之後,他們還是願意選擇相信,高虹安是一個值得託付的市長候選人,這個我覺得應該跌破許多人眼鏡。在這種鋪天蓋地的抹黑攻擊下,為什麼還會有這樣的結果,當然是很多綜合的因素,可是我覺得還是非常感謝市民朋友大家願意多方閱聽,而不是只是偏聽某一個來源。

Q:用了爆料助理、自己識人不明?

A:其實這位助理他來的時候是因為我們的辦公室主任跟他有認識,因為我們主任負責法案的工作,所以我也授予他用人的權力,可能是認識很多年嘛,從學生時代就認識,對他來講。就是我主任有個比較大的權限去用人。

他(爆料助理)其實在我的辦公室待不到一個會期,一個比較短暫的時間,回想起來就是說,有時候在這些事情上面,當然我們還是要虛心的檢討,為什麼會有這種事情發生,並且回頭去想說,如果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妳會怎麼處理,才不會導致後面的狀況。

所以在這個過程裡面,我也自己檢討、自己改進,當然很多事情我覺得,違背我對人性的基本認知,或者對於職場操守的這個……因為像我們的工作群組,老實說裡面有很多是陳情人的資訊,今天在這樣一個位子上面,不管是委員或是助理,在國會工作,我覺得尊重工作上的基本道德,在群組裡面所討論的東西,應該會有包含陳情人的隱私,所以我覺得在這個部份,品德確實是比較重要。

我自己也在檢討說,未來在用人上面,這部份真的是要特別小心,也許要先做一下背景的調查,而不是由推薦人的擔保就可以。

選舉期間高虹安面對藍綠夾殺,壓力極大,仍勉力微笑以對。

Q:當選後特別想要優先推行的三個政策?

A:選舉過程中跟當地居民或專家學者,做了非常多的討論,事實上每個我們所推出來的政見,我們都覺得是大家真的很需要,只是在哪個族群或哪個地點,它更需要被實現。

最想要趕快開始去做的,當然第一個就是交通,因為新竹市的交通,不管是市民或是竹科,大家都非常的擔心跟困擾,尤其很多竹科的朋友都說,上班時間的生產力都非常昂貴,結果每天都在塞這那邊,對生產力的下降與浪費,真的是讓人覺得頭痛。

所以這部份我在上任之前,我就已經拜會竹科管理局,也是希望了解科管局在這週邊的交通上,它是不是有些可以協助的部份。

新竹交通壅塞有幾個原因,包括科學園區的上下班時間太過於集中,還有就是小孩無法就近入學,所以很多孩子上學還需要父母來接送。另外,我們的道路設計上,確實也比較小條,所以這塊應該是我在當選之後要盡快來處理,而我也擬訂了包括短中長期不同的處置方案。

第二個我最想要做的是教育,因為新竹市民的繳稅,不管是所得稅或是營所稅,在全國來說比例相對較高,但教育這個最基本的東西,在新竹市就會發生許多像是教師權益的問題,或是學區爆量的問題,所以這部份我覺得教育是我非常希望可以在上任後趕快提出方案。甚至像我自己很關注的智慧校園,科技的、數位的教材,STEAM的教育,我希望能盡快來落實。

第三個就是公共工程的部份,因為大家都知道新竹市過去在公共工程上有很多、讓大家覺得匪夷所思的事情,比如說為什麼預算可以追加到好幾倍,或者是12億的棒球場會有這樣大的出包;還有像關埔國小為什麼花了13到16億,用了6、7年還沒蓋好,所以我覺得公共工程像是發包或是評比的過程,為什麼會有這些現象,我覺得需要給市民朋友一個答案。

那還有未來如果說我們看到不管是發包或是流程上的問題,應該怎麼樣來避免這些問題再度發生。

Q:交通部份,有具體想要完成的工程建設?

A:交通會有幾個步驟,剛剛講到替代道路的部份,我在政見發表時有特別提到,目前有三條要建設,其中兩條是新竹縣政府主責,我們新竹市負責一條,會努力配合來加速推動。但替代道路建設要花比較長的時間,所以我們前面的部份還是需要優先去解決。

比如「安心通學」的交通車,因為新竹市上路的車輛數要降低,我們選舉時常要站路口,我就會看一下道路壅塞狀況,思考一下該怎麼解決。當時就發現其實有很多是爸爸媽媽要載小孩去上學,所以他們必須要開車上路,那我就遇到有一個媽媽她有三個小孩,都唸不同的學校,所以每天早上都需要開車「遊車河」。

所以我們提出安心通學交通車,以國外的「School Bus」為概念,把爸爸媽媽擔心小朋友上課安全接送的問題,能做一個解決與改善,降低父母接送小孩上課的車輛數。

第二個是園區的部份,先前因為疫情,很多公司工廠採彈性分流上下班,結果意外發現進出園區車輛數少了,壅塞情況大幅改善。所以我去拜訪園區公會,公會也提到其實未來科管局大家可以一起合作,在文化上、機制上,去解決上班太過壅塞的狀況。

可以做分流,上班時間不要太集中於某個時段,或是可以用接駁巴士,並將班次與運量做最佳化,科管局也承諾可以從預算上做協助,因為科管局對園區週邊會有回饋的機制,這樣子可以降低大家都車子開出去,然後一起塞在路上的狀況。這是從文化與配套機制上做改善。

另外就是從道路設計與號誌秒差做改善,這個可能重新做盤點,這部份是另一個中期可以做的事。中期還可以做的是大眾運輸,新竹的大眾運輸並不是非常發達,之前還傳出新竹客運可能要停駛,因此大眾運輸與UBIKE要如何讓它變得更友善、更便利,真正發揮它緩解大家上路開車的需求。

最後才是講到替代道路,但替代道路工程要花很多時間,新竹市民已經等太久了。交通是個很難解的問題,我覺得每任市長都有這個責任,窮盡一切辦法來解決。

另個跟交通有關的是安全,現在路口都有設監視器,可用物聯網的概念去做改善,當某些路口肇事率變高,應該透過數據的收集去了解、做改善,甚至是在事故發生的當下,就可以去做通報,加快排除的時間。

很多事情要做,交通更是重中之重,也是很多市民朋友最關心的。

另個很有趣的現象是,我當選之後,有很多新竹的群組開始集思廣義,討論「我家旁邊這個路口可以怎麼改善」,我覺得讓大家全民一起來參與討論,因為你家隔壁這個路口有什麼問題,你最清楚,若大家都願意把觀察到的狀況貢獻出來,透過專家學者來了解並解決,把這些當成一個個小的「公民參與」的專案Project去做。

市府做的可能是比較通盤性的基礎建設Infrastructure,但每個小的路口的改善的專案計畫,也可以一個個被公民參與來實現,我覺得這一個滿好的狀況,所以我也滿開心對於許多人提出他們看到的交通的問題,跟他們覺得可以解決的方法。

從科技人一腳踏入政界,高虹安要以工程思維建設新竹市。

Q:選舉期間覺得沒有做好的事情?比較後悔的事情?

A:在整個選舉過程中,一開始沒預料到說有這麼多的外界的攻擊跟抹黑(笑),比較後悔的是,當時我選舉團隊的人力配置,沒有想到有這麼大量的媒體回應要去處理;這部份我回頭去想,在媒體公關、危機處理這方面,比我當初所想的配置,應該要放更多更專業的人在這裡面,這導致我們處理媒體回應的同仁比較辛苦。

同時在法律諮詢方面,也確實沒料到選舉中,有太多這種不實的爆料言論,如果真的要以訟止謗,可能會要有很多的律師處理提告。很多政治領域的前輩,選完之後告訴我說:「我選了二十年,沒看過妳這麼誇張的情況,妳可以挺過來,真的很厲害」。

這次選舉不管是網路或是媒體,我覺得真的有一點太嚴重了,變成不實言論「抹了再上」,你也來不及做澄清或提告,他們已經往下一個抹黑的題目在走;被揭穿打臉,他們也不會道歉。這樣的選舉風氣,我真的會很擔心,未來每一屆的選舉,難道大家都繼續這樣做?

這樣的情況,第一個對候選人本身、所提出的政見就完全消失,我們在媒體上沒有辦法好好理解這個候選人。我相信出來參選的人,都是想要為這個國家好好做一些事情,可是當今天他這個意願或規劃,沒有辦法被聽到,那選民要如何去判斷要投給誰?難道是哪個人被爆料的多或少,來決定要選誰?
選民應該要關注的是候選人的願景、能力跟政見上,而不是每天要去澄清那些抹黑跟爆料,我覺得是有點、感覺上不是一個很好的選舉現象。

Q:選後談談對手,及對柯建銘的喊話?

A:選後我有聯絡過兩個主要的對手林耕仁跟沈慧虹,也在選後感言提到對所有參選的對手的參與跟指導。我的感覺當天大家都保持民主風範,給予祝福互相勉勵,我覺得這是很好的事情,選完之後,我們要做的是修復,怎麼把選舉過程中產生的對立、仇恨,讓我們的城市回歸到正軌。

很多朋友告訴我,其實選舉過程中的那些攻擊,背後動機不是想像中那麼單純,但至少我自己做到了,在這整個選舉過程裡,我們並沒有跟市政無關的事情去對其他對手做攻擊。我們大概都是不斷被攻擊與回應的角色。

至於柯建銘,在選前一天他還貼文說,是基於他對家鄉的熱愛。OK,那現在選完了,我覺得了解了,既然柯總召對新竹這麼熱愛,那我們更要好好來經營新竹,把新竹帶到一個國際科技城。在選舉過程中這些攻擊等等,有些事情可以讓我們反思,怎麼樣讓我們成為更好的人,有些事情則是在測試你的心智,在磨練你、測試你是不是能夠堅強、堅持。

現在回頭看,真的當時每一關都很難過,一開始面對到這種鋪天蓋地攻擊的時候,正常的人不太能夠很快適應,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投入選舉,我覺得我在這過程中不停的進化,讓自己心智更加成熟堅強,對於這些抹黑攻擊,要怎麼勇敢的去回擊,對於自己真的不好的地方,你怎麼樣能夠去改善。

我覺得這所有的過程是讓自己能夠蛻變的過程,只是有點時間太短,很累,在這麼短的時間要做到這麼大的改變,我在這段時間瘦了八公斤。

選舉的過程真的滿酷的!比如我在爬十八尖山時,有些叔叔阿姨他們看到我會說,看到高虹安選成這樣,我回家一定跟我小孩講,不要從政。這樣的過程非常難得,大概很少人會有這樣的人生經歷,但就是去面對、接受。現在在不同的位子上,我想的是怎麼樣讓新竹市可以更好,不要去辜負了這九萬八千多新竹市民的支持跟託付。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