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高嘉瑜家暴案 看性別暴力問題

文:政治大學教授 郭秋雯|圖:編輯部

國今年4月20日制定了「跟蹤騷擾處罰法」(以下簡稱『跟騷法』),10月21日正式施行,共三章、21條條文;無獨有偶,臺灣也在11月19日正式三讀通過跟騷法,12月1日總統簽署後正式公布,共有23條條文。有關跟騷的定義,韓國在第二條、臺灣在第三條都有明示,可謂大同小異,但韓國並沒有特別強調要跟性或性別有關,韓國的定義是:「只要是違反對方的意願,無正當理由,對對方或其同居者或家人進行下列四種行為,而造成對方的不安或恐懼皆稱之。」至於文中的四種行為雖比臺灣的八種類型少,但大同小異,包括監視跟蹤、盯梢尾隨接近、通訊網路騷擾、寄送文字影像或其他物品、毀損住家或附近的物件等行為,只要是讓受害者心生恐懼,影響日常生活或社會活動就算。顯現兩國為了性別糾纏行為的防治做了很多努力。

常說臺灣是亞洲女性地位最高的國家,女性國會議員比例(約40%以上)也是亞洲第一,但以筆者個人的經驗,還是很懷疑臺灣女性的地位真有那麼高嗎?媒體沒報導、統計數字沒出現的,應該很多吧。就像高嘉瑜說的,身為公眾人物,覺得說出來很丟臉,多數人都是隱忍不敢公開。

因為高嘉瑜事件,衛福部公布了委託臺師大所做的109 年度「臺灣婦女遭受親密關係暴力統計調查計畫」,以十八至七十四歲婦女共1,504名為研究對象,在過去一年中,約每 13 人就有一人(約7.69%)曾經遭受親密關係暴力,自十五歲以後, 約每六人就有一人(約16.67%)曾經遭受親密關係暴力。親密關係的四種暴力樣態中,在過去一年中,主要是遭受「精神暴力」(7.41%)為主,其餘四種大都在1.20%至1.76%之間。自十五歲以後的情形仍是以精神暴力最多(14.57%),其次是肢體暴力(6.93%)及經濟暴力(6.26%)。

那韓國呢?韓國因為有「女性家族部」,以及社團法人「韓國女性熱線(Korea Women’s Hot Line)」、「韓國女性人權振興院」、「韓國女性政策研究院」等女性相關單位,所以幾乎每年都會做各種研究統計,以韓國女性熱線2020年的兩種統計結果為主,以下有幾個數據和訊息提供國人參考。

  1. 韓國女性熱線本部和22個女性人權諮商所的統計,去年共有39,363件,其中15,755件為家暴、18,462件為性暴力、792件為約會暴力。
  2. 以某個商談所在去年接到的2,202件中,初談件數有1,143件,其中家暴475件(6%),約會暴力182件(15.9%),跟騷126件(11.0%)。
  3. 家暴的類型又以精神暴力321件(6%)最多,其次是身體暴力255件(53.7%)、經濟暴力108件(22.7%),性暴力為20.6%。家暴者以現任配偶最多,占了52.6%、父母占19.4%,公婆占3.6%,比兄弟姊妹的6.1%低。
  4. 親密關係暴力被殺或處於被殺險況的事件,每6天就有一件,若將周邊親友算入的話,每1.3天就有一件。
  5. 親密關係暴力中受害為女性的情況,被殺害者至少有97名、倖存者至少131名、周邊親友因此受害者至少57名。受害者以二十幾歲者(占4%)最多,其次是五十幾歲(14.9%),接著是四十幾歲(14.5%)、三十幾歲(13.2%)。
  6. 從2014年到2020年的七年間,因親密關係暴力被殺害的女性有620名、倖存者762名(不包含沒被揭露的數字)。

從以上的數據可以看出,韓國女性受虐情況比臺灣嚴重太多!其實韓國政府很努力為女性做事,除了成立專屬女性的女性家族部,也制定了一些法律,例如,2018年制定「女性暴力防治法」(2019年施行)以及今年的跟騷法,但我看到的受虐女性數據不減反增。雖然去年因為COVID-19(新冠肺炎/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全球家暴的比例大增,但就2019年以前的親密關係暴力受害女性也是年年上升。今年韓國女性人權振興院更提出了保護家暴受害者的個資制度,包括小孩可以秘密轉學、限制加害者申請調閱戶口謄本、受害者也可以申請變更身分證字號……。

防堵的法規愈來愈多,但立法、處罰只能治標不治本?

修法處罰固然重要,但筆者還是認為教育才是根本,尤其是性別教育與身心教育。筆者在學務處這幾年,處理非常多的學生案件,愈發覺得這兩個問題的嚴重,但大學端似乎只能從獎懲和輔導切入,可是這些方式的成效實在有限。我們看到高嘉瑜在記者會說,遇到這種事情第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這樣不知所措的心情,幹練的立委和未成年或大學女生是一樣的。

我們不能檢討被害者,但容我從教育的角度提出淺見,因為我們從來沒有教導女生如何與權力對話,所以女性在面對男性的權力時,多半是退縮被欺負,少數會勇敢抵制,但後果都不是太好。當然,女性受虐問題不能全怪男性,但無論如何,學校或家庭應該教我們如何成為一個可以勇敢面對(自己)問題的成熟個體。

高嘉瑜的案子只是冰山一角,主事者除了拚各種業績發展外,希望也能嚴肅看待性別與身心健康教育的問題。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