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演後續2-2】分析/演習後形成哪些「慣例」讓我方再後退?

記者何豪毅/新聞分析|圖/資料照片、國防部提供

美眾議院議長裴洛西旋風訪台,掀起兩岸波濤,共軍實施1996年以來首度對台實彈演習,飛彈落在台海東北、西南與東部海域,其中還有四枚的彈道畫過台北上空,我方未發布防空警報,而總統府、外交部、國防部及超商、警察同步遭駭客入侵,又該怎麼解讀?

「贏了政治,輸了軍事」,有網友對4日登場的台海飛彈危機做如此解釋。但果真贏了政治?軍事上我們又輸了哪些?這次演習對台海未來可能產生什麼影響?

首先政治層面,美軍在裴洛西訪台期間的一航空母艦、二艘兩棲攻擊艦部署在第一島鏈以東,裴洛西離開後飛彈演習,美軍全無動靜,就連裴本人也拒絕評論飛彈演習。「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的日本方面,則抗議飛彈落在其「專屬經濟海域」,美日兩國態度之低調,恐怕會令某些台派朋友心寒。

美日對飛彈演習低調 恐令台派心寒

其次軍事層面。1996年以前,台灣海峽與其上空屬中華民國國軍控制,解放軍海軍在台灣海峽,只在大陸沿岸12浬活動,而中共軍機不出海。一來是共軍飛機性能未達水準,二來國軍海空軍無論戰機、軍艦,論其裝備性能、士氣均優,台海防衛作戰綽綽有餘。

1996年的台海飛彈危機可視為分水嶺,為報復1995年李登輝訪美,解放軍宣布,刻意挑在台灣第一次總統直選3月23日前的3月8日起實施飛彈演習,落點選在高雄與基隆外海。這是共軍首度超越海峽中線舉行軍演,兩預定地後來各落下2枚東風15飛彈,李登輝以54%得票率當選總統。

96年的台海危機,美軍第七艦隊進入台灣海峽中線航行,以遏止解放軍軍機數次飛越台灣海峽中線。在美國介入、李登輝的堅持之下,我國軍的海空軍活動範圍退到海峽中線以東,「海峽中線」從此後成為兩岸軍事角力的新界線。

這次共軍的實彈演習,共軍不僅發射十多枚飛彈落在台海東北、西南與東部海域,其中落在東部海域的飛彈,有四枚疑直接穿越台北上空,雖然可能超越「領空」(Airspace),不構成國際法讓侵犯領空的定義,但宣示意味濃厚,未來是否成為慣例,必須嚴加注意。

真威脅!共機頻穿越海峽中線北段

另個必須嚴加注意的,是共軍自8月3日(宣布實彈演習前一天)起,就派出大量的戰機在海峽中線的北部空域來回穿越,每天20餘架次,有別於以往都是個位數的電戰機、偵察機,在海峽中線的南端,或是進入我西南空域的「防空識別區」。

中共軍機、軍艦多批於臺海周邊演習,並踰越海峽中線活動,國防部對此事的回應是:「國軍運用各種監偵機制,嚴密監控敵情狀況,除於第一時間廣播告警,並運用空中偵巡兵力、海軍艦艇,以及岸置飛彈系統適切應處」。

此外國防部也表示,「共軍此次軍演,不論是發射彈道飛彈,或是刻意踰越海峽中線進行演習,均屬高度挑釁行為。國軍將秉持備戰不求戰之原則,更以『不升高衝突、不引發爭端』的態度,軍民同心協力,堅定捍衛主權和國家安全」。

跨越海峽中線北段的戰機,不僅是對台灣宣示主權,實際從海峽中線到台北上空區區60餘公里,超音速戰機從海峽中線衝到總統府不用三分鐘,若對岸「由演轉戰」對我突襲實施「斬首」,我軍將毫無反應時間。

共軍無人機頻凌空 國軍反制欠積極

而另項值得注意的,則是共軍無人機的長足進步,在這次飛彈演習中已見實證。據日本防衛省發布消息,在飛彈發射的8月4日當天,共軍分別在台灣東北、西南與東部海域各派出一架無人機,偵測飛彈落點以驗證演習結果。

此外,國防部也發布消息,8月3、4日在金門、北碇、烈嶼(小金門)等地上空,都發現有無人機飛越的蹤影。軍方的處置作為是「駐守部隊即依標準作業程序,射擊信號彈示警,後續將持續保持監控及高度警戒」。

除了外島離島地區上空的無人機,軍方會主動告知媒體外,在海域上的無人機,國防部一向不主動發布消息,民間偵測到、或由日本防衛省公布訊息,軍方也從不證實,但無人機的進犯頻率愈來愈高,我方應處除了發射信號彈外,還須要更積極有效的手段,否則對岸的無人機凌空,也將會成為常態。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